wizard715 发表于 2016-7-29 18:09:56

楼主辛苦了 請你加油!!

123123abc 发表于 2016-7-31 19:07:58

感谢分享

xyzing 发表于 2016-8-6 21:54:08

本帖最后由 xyzing 于 2016-8-15 12:23 AM 编辑

七月份因为学习和打工,实在是没时间……
对不起大家啦,让大家久等了。

现在是暑假了,终于有时间翻译了。
争取每天翻一小节。在暑假中翻完……orz
不知道能不能实现……orz

————————————

「刚!没事吧?一定很幸苦吧!?」
我最想确认安危的一个人,用非常明亮的声音从我手机里传来。
总之,听到她的声音,安心下来,叹了一下气。
樱田门的交叉口的行人也没多少,车子的往来也应着红绿灯的转交,持续了几秒钟。
我盯着冰冷的交叉口的柏青路,用冰冷的手握着手机。
「呀,姐姐。身子……还好吧」
「嗯,没事。我听说了哦,今天晚上会开一个小慰劳会」
听到姐姐的声音,以及从她背后传来的英志的吵闹声,我忘记了手上冰冷的感觉。
「啊,是忘年会和进哥的诞生会,还有结婚派对的补办。真想让人吐槽,到底要混到少个东西一起办呢」
「刚也会过来吧」
「嗯。那当然」
「那么,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呢?」
「我可是你弟弟啊。没有特别的事就不能打你的电话?」
「虽然不是这样啦」
我忘记准备打混的话语来确定她的安慰。
没事吧?没有碰到可怕的事情吗?
正想单刀直入地问她这一切。
但是,听到姐姐她那幸福的声音之后,却说不出这些不安分的单词。
「最近……。在那之后,身边有发生过什么怪事嘛?」
「怪事?」
真不应该问她。
我非常后悔着。
但是,庭外令子的那番话之后,我却无法用日常对话来结束这次的电话。
——复仇。
这份漆黑的感情,不知为何,总让我感觉到这是冲着姐姐来的。
「并没有……什么怪事啊」
「那样,就好。姐姐,要我来接你么?」
「不用了,进之介会过来接我」
进之介。
第一次从姐姐口里听到只有名字的称呼。这个男人的名字是我感到安心,让我能够挂了这次的电话。
「是么。那么,待会儿见」
「嗯,待会儿见」
在结束了和姐姐的电话之后,我又想起了自己的冰冷的手。
同时也想起了在调查室里,发抖的令子的身姿。
我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启动了摩托车的引擎。
带上了头盔,对着站在警视厅前的警官,敬了一个礼之后,开走了。
大年夜的银座应该和煞风景的这里不同,会很热闹吧。
单身一人想要去银座这种想法,估计也是第一次。
我只是想要让那双手感到温暖。
刚刚失去父亲的,令子的那双冰冷的手。


推着家长们的背脊,过着交叉口的孩子们。
把围巾带上寒冷地发着抖的女友的头颈的男友。
用响亮的声音大声叫卖着的,穿着大衣的中年。
给行人们作秀着,完全不减速拐了一个弯的年轻人。
充斥着街角的笑容,笑容,笑容……
但是与数天前不同,这大年夜的幸福的景色,却没让我感到不爽。
因为,我知道,这街上的人们的笑容很快就会变成苦闷的表情。
从网络世界里得到解放的我。现在终于可以干我想干的事了。
首先,先迈向仪式的最后进行活祭的地方。
西堀令子所在的地方。

是时候了,结束的开始。


虽然外面寒风凛冽,但我却汗流浃背。
银座商店的女性店员对着我问了好几次「是用来赠送的吗?」,使我自己都产生了极其强烈的『这是要送给异性的礼物』的自我意识。
在女性店员的各种各样的推荐和建议后,我终于买好了手套和围巾。
当我小心翼翼的把包装的非常夸张的礼物放上摩托车的时候,我的手机开始震动了。
突然,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大汗淋漓的皮肤,突然感到了一阵寒冷。
这不是冷空气的原因。
非常不好的预感。
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是狩野打来的。
按下了通话钮的同时,我的预感被猜中了。
「勾留中的西堀令子……企图饮毒自杀。」
在狩野还没说完之前,我立即上了引擎。
在人流量极多的街道上,我一口气大胆地冲了过去,发着巨响来了一个U回转。
猛烈地一直按着喇叭。
周围人抱怨着。
我却顾不了那么多。
为什么要自杀……
不,没有这个可能。
不是说好了么。
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聊。
「事件还没有结束,不,有可能还只是个开始。」
令子的话语在我的脑海中重复着。
「不要死……绝对不能给我死!!」
我飞快的开着摩托,驶向了令子被抬进乐的警察医院。

当追田大叔被刺之后,我感到这里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有能力感受到走廊里的氛围。
但是现在,我却没有移动中的记忆。
感觉就像是从银座的商店穿越到了集中治疗室的前面。
在集中治疗室里,床上躺着意识不明的令子的身姿。
当我拍了一下透过玻璃,凝视着里面的狩野的肩膀的时候,他也许发现了我脸颊上的眼泪。
「辛亏发现的早,进行了洗胃什么的应急措施,但是恢复意识的可能性却只有50%」
「是么……」
在沉默的看着令子的我的脑海里,回想起了这几天在会面室和她的记忆。
即使看到令子现在的样子,我也难以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令子打算改别自己。
但却被什么人给阻碍了。
绝对是这样。
当我从她身上移开视线,看向走廊的时候,本愿寺课长,早濑前辈,还有进哥正好从楼梯上上来。
「刚君!」
本愿寺也显得非常紧张。
「来这里了呢」
「西堀令子。如果没有她的协助,这次的事件肯定无法解决。不,应该说是,会有更大的被害发生吧。」
「但是,为什么要自杀?」
「不是自杀」
对于早濑前辈的话语,我反射性的轻声地说了一句。
「明天见。她是这样说着和我道别的。绝对不可能是自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又是谁要夺走她的性命」
「这个可能性很低」
狩野打断了进哥的发言,说道。
据狩野了解,根据警察所调查的结果,在令子倒下的拘留室里,没有任何人侵入过的痕迹,摄像头也没拍到可疑人物。
而且,当时令子是在警局里。
可疑人物根本无法有机可乘。
毒药的入手方法还不清楚,但是根据搜查一课的统一见解,在她逃走的时候,将毒药拿到手中,然后一直藏在什么地方。
「她在眼前目睹了他爸爸的死亡。应该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并且,原本她就有自杀的倾向。」
狩野继续说明着。
确实,条件都齐了。
不,有点齐过头了。
但是,我很明白。
和令子进行的最后的对话,她告诉了我。
让她喝下毒药的家伙,才是这次事件的真正的主犯。
「果然,还是中止今晚的派对吧」
进哥突然说道。
「虽然对不起大家,但是在这种情况下——」
「别中止」
我打断了进哥的话,微笑着说道。
「照办吧,进哥。绝对别给我中止哦」
「但是,刚……」
「她,也一定这样期望着」
对着躺在床上的令子,我们一同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我离开了这里。

xyzing 发表于 2016-8-15 17:21:30

本帖最后由 xyzing 于 2016-8-15 07:56 PM 编辑


我回到了停着摩托的地方,试着让自己一个人冷静下来。
但是,总算开始改变的令子的身影和现在昏睡着的令子的身影不断的在我的脑海里打转,始终无法冷静下来。
「……真是可恶」
我往摩托的座位上狠狠的揍了一拳。
就在这一瞬间,我手机收到了一封邮件。
送信人是——X先生。
「难道……!」
愤怒着打开了邮件,出现的确是令人恐怖的文章。
『最后的谜题就留给你了。怪物的孩子
宿命。愤怒。憎恨。究极模仿犯罪的完成。今晚,复仇的终结』
太气人了,以至于让我有种想把手机摔地上的冲动。
但是,却被掉在地上的东西,阻止了我的冲动。
是Chase的驾照。
我想应该是拿出手机的时候,被一起带出掉在了地上吧。
看着笑容满面的Chase的照片,我静静地对他说着。
「……不要笑了,快告诉我。到底,是谁要害她——」
我捡起驾照,把它拿到眼前像是面对着Chase般,在心中念到。
「我明白了你也是为了其他人而拼着命的假面骑士。所以,现在你要坚信你自己,刚」
Chase以前对我说过的话,又一次在我胸中回荡了起来。

我所相信的事物。
就是,我非常强。
还有要帮助令子。
以及,要打倒这次事件的恶魔。
是的。
绝对,要把你揪出来。
我从摩托车上拿出了买给令子的礼物。
然后又一次,向令子的病房跑了起来。

当我要进入集中治疗室的时候,几个护士拦住了我。
但我却不管这么多,用蛮劲甩开了他们,进入里面看着令子。
对着戴着氧气吸入器,昏睡着的令子,我说道。
「那家伙给我来邮件了。果然和你推理的一样,事件的主犯不是你的父亲。而且,你也不是自杀。……我们说好了吧。下次我会告诉你关于姐姐的事」
我拆开了原本应该是她拆开的包装纸,取出了围巾。
当我把它套在她头颈上的时候,感觉这没有生气的病房多了些色彩。
但是,令子却还是昏睡着。
虽然,如同我想的一样,非常适合她,但是,感觉用这样的姿态来带上这条围巾很不是滋味。
「你对我的事,进行了许多的调查,肯定会看到很奇怪吧。我一直对姐姐保密着关于蛮野的事。为什么总是一个人抱着所有的痛苦……。那是因为啊,告诉她的话,那么姐姐一定会担心我,不如说一定会想尽办法保护我」
我为了确认令子是否听着我的话,而看了一下她的脸庞。
但是,迎来的确是她没有任何反应的表情。
「从以前就是这样。在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我被一直大型犬追的到处跑的时候,姐姐用一根棒头和它打了起来,赶跑了它。明明她自己也被那只狗的吠叫吓的腿软了。像这样的事,还有很多次,我总是,被她保护着」
同时在我脑海里,浮现出了为了保护我而死的伊桑,还有Chase。
「被重要的人保护着,然后失去了他们。这些已经受够了。我已经变强了……」
我从袋子里拿出了手套。
「我买了这个。你看上去很冷,所以一定要带上哦……」
她还有着呼吸。
但愿,这手套能取回她手上的温度。
我的但愿已经非常接近祈祷了。
但是,当我想要戴上她手上的时候,她却没有要戴上的意思。
她的手,好像对我说着。
「等等。在这之前,你仔细看看。睁大眼睛好好看看」

这手势……!?
令子的左手紧紧地握着右手。
努力着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瓣直,像是要做一个胜利的手势一样……
胜利的手势!
瞬间,我明白了。
令子拼上性命要传达给我的信息。
再被犯人下毒的途中,紧急做出的这胜利的手势。
为了要传达给其他人,就算是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也要维持着这手势。
让她这样直觉到。

「这手势并不是胜利的手势。仔细看一看。手心是朝着我的方向的吧。这是侮辱对方的手势。」
我想起了,在会面室像令子说明着照片的时候的对话。
对啊,这面对的方向确实不是胜利的意思。
是在侮辱对方——?
不,不对。

「万物总有不同的侧面。如果只是看表面的话,那么就会上当。」
忽然,我脑海里想起了,和令子努力追踪装着炸弹的卡车的时候,她的话语。
不同的侧面。
就不是胜利的手势,也不是侮辱对方的手势。
V手势,Victory……,胜利——
不,现在的形势来看,胜利的一方并不是我们。
那么也就是说?
这个手势的意思是——

西堀光也的死是被计划好了的。
这次事件,西堀的动机就是复仇。
这是令子分析的结果。
然后,还有煽动西堀复仇心的黑幕在。
比谁都要了解西堀的复仇心的家伙。

「原来,是这么回事!」
当我叫完的时候,医生和护士集体做了个堆把握赶出了集中治疗室。
进哥他们替我努力的劝服着医生们,但看来到极限了。
我对着躺着的令子喊道。
「不准死,令子!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啊!」
新手套只是稍微套进她手上一点点。
即使这样,我都能感觉到这双手稍微恢复了一些血色。
谢谢你,令子。

「那么,待会儿见咯。派对,绝对要举行哦。」
我对进哥说完,就跑开了这里。
很不可思议的,愤怒完全地消失了。
我不再后悔。
我下定决心。
到至今为止,我所做的一切的失败。
伊桑的死。
Chase的死。
进哥曾一度停止心跳,父亲・蛮野的复活。
以及,倒下的令子。
包括这些失败,有了现在的诗岛刚。
我要改变命运给你看。
人是能够改变的。
没有任何事件来让我气馁。
这最凶恶的敌人,有我来打倒。
绝对。


在大年夜傍晚的惠明大学的校园里,几乎没什么人。
但是,电子物理学研究所却还是亮着灯,从里面传来了机械的声音。
我握紧了SingleChaser,奔进了研究所里面。
「琳娜姐,我想问你借样东西」
「刚君!」
对着一进入研究所,就突然说出这些话的我,琳娜姐就好像全都明白了似的脸回答道我。
「到了需要假面骑士的时候了,是吧?」
琳娜姐的瞳孔的焦点对上了SingleChaser。
「快借我MachDriver吧,琳娜姐」
对着单刀直入的我,琳娜姐叫我稍微冷静下来。
「你也知道的吧,在Gost骚动的时候所使用的Driver结果还是坏掉了。克里姆不在,CoreDriver又无法使用的情况下,次世代系统的机能并不完善。所以,哈雷博士和我从那时候以来,就停止了对于次世代系统的开发。」
「我之前从哈雷博士那里听说过。在我用过的Driver之前,还有一个试做品。作为一个纪念送到了日本。现在是在琳娜姐这里吧」
琳娜姐用惊呆的表情叹了一口气,说道。
「……就算是这样呢?」
「把这个借给我。我和你约定,就今晚使用一次」
「啊~啊,结果还是这样呢,虽然一开始就明白……但是,你找到了么?“用真正的善良之心,来变身成假面骑士的方法”?」
「说实话,还没有……也许变身成假面骑士的时机稍微早了点。我也知道,对进哥还有大家发过誓,在找到这方法前,绝不变身。但是……现在我有非战不可的事情。不管怎样,都要保护大家。这次我要真正意义上的来保护大家!」
听完我说的话后,琳娜姐的表情变得很决然。
「和克里姆相遇的时候,他经常说道。科学因人类的使用方法既能成为神明的道具,又能成为恶魔的道具。所以这正是在试探着人类的道德……人类的精神。这是自己永恒的主题,也是永恒的十字架」
「十字架?」
「被较为天才科学家的人,或多或少有点疯。蛮野和克里姆也不例外。那两个人就像是投进名为科学进步的魅惑之海的硬币的正与反一样。然后,他们所创作出的Roidmude也一样,和人类成为像这样的关系。正与反。光与影。爱与憎。所以,人类们在黑暗的部分,负面的感情和Roidmude进行了同步」
「但是,琳娜姐不要紧啊。就算是怎么样的危险的发明,我想也不会成为像我爸爸一样。」
「是啊。因为我很幸运的结识到了非常棒的伙伴们。所以能在危机关头停下来。现在,看着刚君的表情我明白了。刚君也用不着担心的」
「琳娜姐」
「……不管怎样,只有一次机会哦」
「欸?」
「不管怎样,MachDriver的试做型只能使用一次。」
说完,琳娜姐打开桌子后方的巨大的特殊金库。
从里面慎重的取出了一个箱子,输入了密码。
箱子“嗡,嗡”的发出声响,最后“咯卡”一声,打开了。
「试做型Driver作为实战用来说还不完善,就算变身,也顶多撑五分钟。」
琳娜姐说完,把手伸向了箱子里面。
从箱子里面露出了试做型的MachDriver的形状。
「五分钟就足够了」
我底气十足地答道。
琳娜姐把Driver递给我之后说道。
「变身的话用你的SingleChaser就行了。但是,还有一件事希望你帮我试一下」
琳娜姐从金库里取出其他东西。
这次也一样,带有密码暗号的箱子被拿了出来。
「刚君,你和我说过吧。要继续研究什么的。那话让我想起来了。Chase曾经用过的另外一个为了变身的道具」
「你说什么……?」
琳娜姐在我的眼前,小心地拿出了这个道具。
这是一个,金色的蝙蝠型的ViralCore。
但是,在它的中央部分被挖了一个圆形的坑,在里面搭载了一个像是ShiftCar的引擎般的发着银色光辉的物体。
这是,我曾为看到一个物体。
「在和AngleRoidmude的战斗之后,我回收过来的。有着Roidmude的技术和人类的技术的珍品哦」
AngleRoidmude。
这单词使我想到了。
总是用低音一字一字咬着说的Chase,只有那个时候像是人类的年轻人般流畅着说着话。
我,进哥,还有姐姐感到了违和感,而没有接近他。
不,应该说是无法接近他。
不知何时,Chase虽然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但是之后听说,使Chase变得像人类的家伙正是这个AngleRoidmude。
他让Chase撞上一个接近于人类的感情回路的器具,企图让他变成一个人类。
那个时候Angle给Chase的RhinoSuoerViralCore,正是琳娜递给我的这个道具的雏形。
也就是说,在这个为了变身的道具里面,或许残留着Chase想要成为人类的希望的思念。
「用了这个的时候,Chase变身过一次金色的魔进Chaser。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他的灵魂」
我,为能够把自己真心说出的决议传达给琳娜姐而感到高兴。
至今为止所有的失败于后悔的心情也体现到这里来了。
我这样想到。
「说不定,这个ViralCore和ShiftCar的混合物才是引导给假面骑士的一个答案」
「欸?」
「这个ViralCore,是Chase想接近一个人类的证据。而现在,你理解了Chase的想法,想要接近Roidmude的想法。就像是这个ShiftViralCore一样,人类和Roidmue互相走近的一个状态」
「原来如此」
我有种,琳娜姐说出了我的想法的感觉。
「谢了,琳娜姐!」
谢完之后打算要离开的时候,琳娜姐又对我说了一句。
「还有,和我约定一件事。一定要参加派对。知道了么?」
「……知道了。说好了」
我微笑着。
看着我的琳娜姐呢喃了一句。
「这笑容的话,那就没问题了,你说是么?……克里姆」
我,紧握着MachDriver,SingleChaser和ShiftViralCore,走出了研究所。

xyzing 发表于 2016-8-16 02:20:22

本帖最后由 xyzing 于 2016-8-18 02:31 AM 编辑


远离者都会喧嚣声的意大利餐馆,亮着的灯光也让人感受不到这大年夜祭典般的气氛,静静地柠住在夜晚的街道中。
周围被虽然称不上多到烦人,但却是透风性很好的常绿树林所包围着。
从餐馆里,同现场钢琴演奏的声音一起,熟悉的声音传到了站在窗子外的我的耳里。
里面已经集齐了以进哥为首,特状课的成员们。
「我虽然会晚点,但是一定会参加的」
我,从窗外看着里面的一切,结束了和姐姐的通话。
「嗯,等着你哦,刚」
姐姐没有问我任何问题,温柔的答着我的话。
我看着餐馆的一切景象,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
当走出包围着餐馆的树林时,寒冷的月亮,照着今年最后的夜晚。
忽然,感觉到这个月亮似乎缺了一块。
不,这不是错觉。
月亮的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伸展出异性的翅膀,缓缓地煽动着。
「来了么」
我轻声说着,跑向了有着翅膀的影子降下的地方。

高层建筑的镜面玻璃通过反射月光,照出了这空降下来的人物的身姿。
渐渐的,这人物的头上,戴着和西堀一样的X先生的面具。
我没有任何一丝忧郁,奔向了他。
活用这全身的力量,弯着膝盖,就这样跳了起来。
当接近假面的时候,把腿向上伸展开来,然后朝着这家伙的头顶部一口气劈了下去。
重力也助了我一臂之力,使我的脚跟很有气势的要敲响他的头部。
瞬间,X先生往后翻了过去,躲过了我的攻击,但是因为反动的关系,他的面具也被吹飞了。
「还真是粗暴的迎接呢,诗岛刚」
出现在假面下的脸孔,一瞬间做出了西堀光也的脸孔。
但是,渐渐的变成了蝙蝠型的Roidmude的样子。
「但是就是要这样。你对于我的憎恨非常重要」
他脱下自己的斗篷,露出了胸前钢牌上的「005」的字样。
「果然,是你。Roidmude005」
「哼~居然能够猜到我的正体?」
是令子告诉了我,真正的犯人是Roidmude005。
她在死亡的边缘上徘徊的时候,拼死留给我的手势是「V」的意思。
这意思并不是和平也不是胜利的意思。
V是罗马数字『5』的意思。
与西堀光也进行同步,利用了他复仇心的人物。
这正体就是,过去曾复制了西堀光也,企图要想假面骑士进行复仇。除了Roidmude005之外没有其他人了。
「为什么,要向他下毒?」
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全是因为你」
「什么?」
「因为如果杀了那女人的话,我想你就会感到愤怒。因为你会对我感到憎恶」
「原来如此。果然你发给我的邮件的谜题的答案,是那次事件么?」
「是的,假面骑士Mach,换句话说,就是为了让你的心跌入黑暗而实行的,西堀令子的假弟弟的失踪事件。我全都知道。那个时候,你被骗得团团转,被骗得精神上几乎要到了崩溃的地步,还差一点,就可以杀了那个女人。用你自己的双手。但是现在呢?却变得非常要好。还真是滑稽。怪物的孩子们,互相舔伤口么?」
我,曾几度体验了这种试炼,被玩弄着。
摇摆着,诱 惑 着我的感情。
我决不能生气。
我要控制住自己的感情。
「想要说的,就这些么?」
「………啊?」
「那么这次就换我来提问吧。你的目的是什么?让西堀光也成为主犯,伪装成像是人类模仿着过去Roidmude的事件。全都是为了什么?」


对于诗岛刚扔给我的问题,我感到非常的不愉快。
果然,人类什么都不明白。
「我想要愚蠢的人类想起来。理应全灭了Roidmude的恶梦。还有那份不安和恐惧!」

在三年半前的全球冻结发生的前一刻,我和西堀光也相遇了。通过同步获得了西堀光也的姿态。
因为和西堀那作为人类已经歪曲了的精神,以及他那份自私的利己欲望得到了共鸣。
但是那个时候,在我面前,出现了黑色的假面骑士。
之后被称作试做型Drive这个假面骑士把打倒了,但是身体虽然被破坏了,我的核心逃进了互联网之中。
也亏了这个,我无法参加全球冻结,被Heart和Brain这些干部索讨厌。

之后,为了向假面骑士进行复仇,我完成了复活。
Heart给了我一个身躯。
在全球冻结发生之后,我对于假面骑士的复仇之心日益加重。在互联网中膨大起来。
我又一次利用了西堀的精神,进行了模仿犯罪,来引假面骑士Drive・泊进之介过来找我。
但是,我又一次被Drive所打败。
并且,这次连我的核心都被破坏了——

自那之后,虽然被假面骑士打倒了,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复仇之心在网络里徘徊着。即使我的核心被破坏了,虽然很微弱,就这样残留在了网络之中。
然后,我知道了我应该去往何处。
我被试做型Drive打败之后,很偶然地逃进了新京大学里,名叫小田桐的教授的网络里。
在那里我和魂之系统。
相遇了。
我偷偷的复制了这个魂之系统,然后转移到了其他地方保存着。
在我被假面骑士Drive打败之前,为了安全起见,我把复仇的痕迹留在了魂之系统里面。

之后,被假面骑士Drive,假面骑士Mach,以及假面其实Chaser三个骑士所打倒的Roidmude们的懊悔的思念一个接一个的流进网络之中。
因为网络记录了被他们打败,揪近刑务所的罪犯们的懊悔的思念。
而我的思念把这些懊悔通过魂之系统统统吸收了。
因此,可以说是假面骑士和Roidmude的战斗我全部都看在了眼里。
就像是VoltRoidmude一样,把自己的亡灵留在网络里复活一样,总有一天,我也要进行复活。
但是,这需要很长的岁月和时间。
我,利用了魂之系统,制作出了名为『魂之迷宫』的网络在线游戏。
这个游戏的构造是,越是有歪曲的精神的人越是能攻关到后面。
因此,通了所有关卡的人,已经被我催眠,拥有了一颗复仇之心。最终和我自己进行了同步。

通过这样,从网络上引发事件,然后大量地积蓄着由这事件所唤起的人类的复仇心和恐怖心。
然后将我的核心再一次引向复活。
我,最终让西堀看上去是死于事故,杀了他。然后成功的把我的核心又一次在这世上复活了。
通过使用在刑务所里得到的ViralCore成功的复活了。

「看看吧,这是我通过获得人类的恐怖的感情之后,所进化的形态」
我成功的变身成了进化态。
这从全身上下冒出来的无数的剑和枪的诡异形态,我打从心底里喜欢着。
我通过三年所追求的形态。
「RevengerRoidmude」
一边说着自己的名字,一边用把全身的枪口对着诗岛刚进行了乱射。
这样就可以结束一切了。
这才是真正的Roidmude和人类的战斗的最终章,而结局是Roidmude的胜利!

xyzing 发表于 2016-8-17 19:13:51

第五章也翻完了,还差一个终章就结束了。
估计这个礼拜回完吧。
真的让大家久等了,对不起。
也谢谢大家的耐心等待

————————————

Revenger对着我,发射了无数的子弹。
我勉勉强强地回避着它们,一边戴上了从琳娜姐那借来的MachDriver。
「果然,你拿到手了呢。为了变身成假面骑士的道具」
「你都计算到这步了么」
「是的!」
这次换成了像是匕首一样的剑刃冲向了我。
变得粉碎的树木。
在这过程中,我把SingleChaser装填进了Driver里。
「Chase,快告诉我这答案吧。Let’s 变身!!!」
迸发出闪光,我变身成了假面骑士ChaserMach。
「这个姿态,是打到变身成GoldDrive的你父亲・蛮野天十郎时候的姿态」
「还真的,不管什么你都知道呢」
「是的,从网络世界中。我一直看着,Roidmude和假面骑士的战斗」
「这次全部的Roidmude的模仿犯罪,为什么能够如此正确无误。我终于可以理解了」
接下来的一个瞬间,Revenger回转起自己的身体,变成了龙卷风的姿态。
成为ChaserMach的我瞬间被强风吹飞了。
本以为这风停下来了,但是这次他又把全身的剑刃合体成一把大刀。
没有间隙的,毫不留情的向我的身体劈来。
被这股力量所压倒了。
因为,随着这斩击的同时,一股高压电流流向了我的全身。
我认为,这力量,甚至超过了GoldDriver。
还剩下四分钟左右呢……。
在Revenger压倒性的力量和攻击下,我开始焦急了。

「这力量……」
「全部的Roidmude的复仇的感情让我完成了究极进化。是的,现在我得到了所有Roidmude的能力!」
紧接着,又是一堆子弹把我吹飞了。

原来是这样……。Tornado,Sword,Volt,以及Gunman。
被我们假面骑士所打倒的Roidmude们的诅咒的力量……
接着,Revenger又释放出异样的波动流进我的体内。
是我动弹不了。
「是的,这是Freeze的力量。什么感觉呢?诗岛刚。还记得SeekerRoidmude的事件么。现在我只是把存粹的『憎恶』的感情灌进你的身体里。在你心中的愤怒和憎恶,对于我的复仇心就如同怪物般爱不断地丑陋地成长着吧。你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在这波动之中,只能呆呆听着Revenger的声音而无法动弹。
这可糟了呢……。
MachDriver所能使用的时间马上就要没了。
冷静下来。
Chase,我应该如何是好——?
我认为和Chase的灵魂成为一体的ChaserMach会告诉我答案。

「在那餐馆里,聚集的人们。你的家人。你的同伴。是的,现在你就会杀了他们。你最爱的姐姐。像哥哥一样敬慕着的泊进之介。还有他们两个人所生下的新生命。这些全会使你的双手染上鲜血。然后圣神的仪式——我的复仇就会完成!最终你什么都保护不了,反而亲手失去所有的一切。」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真正的目的么。那么就不能坐而不管了……」
被感情完全支配了的身体,一点点地稍微能够动了起来。
「……什么?为什么能够动弹……」
过去曾被Freeze完全支配了的Drive的身体和感情。
但是,他的力量却对Roidmude的假面骑士Chaser没有效果。

ChaserMach,慢慢地走进了Revenger。
是的,这假面骑士,一半是Chaser,一半是Mach。
而现在的我——
「想要利用我的憎恶来进行复仇的做法么?虽然你好像准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真是一个烂策呢」
「什么?为什么,我的能力不起效用!?」
「真不凑巧。在来这里之前,我全部都扔掉了呢。什么憎恶,什么复仇的,这些无聊的感情」

我已经明白了。
当初伊桑被杀的时候,我把这份憎恶全都撒在了Roidmude身上。
对于Roidmude的憎恶又撒在了Chase身上,失去了他。
然后又把Chase被杀的这份憎恶了断了自己的父亲。
但是如果一直这样的话,我就永远无法完成和克里姆的约定。
人类一定要成长。
一定要在克服憎恶的感情之后,找到真正的战斗的理由。
「我变身成,作为假面骑士的理由,就是——人会有改变的可能性」

「是的刚。你要相信自己。好好的看着自己的身姿,自己的感情。」
好像听到了Chase的声音。
「已经没有时间了。要比音速还要快的来打倒你!」
Revenger好像怕着正在靠近的我一样,放出了最大级别的波动来打向我。
我。站稳了脚跟,摆好姿势。然后,加速了MachDriver。
「Chaser!!」
我用比音速还要快的速度冲到了Roidmude005的胸怀里,对着它的腹部来上一阵猛烈的拳击。
005像是叫着这不可能般的惊叹声,向后倒退了。
这一瞬间,插在MachDriver上的SingleChaser弹了出来,简简单单的解除了ChaserMach的装备。
我明白着这意味着什么。
进行下一轮变身!
当拿出从琳娜姐那儿托付给我的ShiftViralCore时候,我听到了声音。
曾一度和Angle战斗的时候,想要贴近人心的Chase的声音。
Chase曾有一次向这个ViralCore寻求过答案。
在装载着ShiftCar引擎的这个RhinoSuoerViralCore的奇特的物体上。我感觉他会给我最后一个答案。

我把这个ViralCore装填进了MachDriver里。
「let’s变身!」
我的身体被黄金的火焰包围着。
在我的胸中不断的有着各种各样的思念来来去去。
人类。Roidmude。家人。爱。友情。
当感受到各种各样的相遇和思念之时,我成功的变成了一个全新的战士。
「超DeadHeat!!」
在漆黑的大楼上的镜面玻璃上,只明亮地映着我的身姿。
在习惯了的Mach的头部・V型天线的深处,有着不属于Mach的明亮的瞳孔发光着。
这一定是Chaser的眼神,假面骑士Chaser的眼睛。
支撑着这头盔的省区,是过去Chase进化成超魔进Chaser时候的身姿。
但是,这光辉却不是金黄色,而是如同假面骑士Mach一样的纯白色的光辉。
这是从未目睹过的Mach,是超DeadHeatMach。
可以说是半身人类,半身机械的这个姿态,完全就是Mach和Chaser一体化之后的究极形态。
「是的,Chase。我,终于明白了」
「这个东西是什么!?我的记忆力没有这个东西!!」
「那当然」
现在,我拥有的不是激烈的愤怒。
静静地燃烧着的正义的火焰,开始了向Revenger的反击。
能感觉到。
这一定是正确使用假面骑士的一个答案。
我经历了许多的失败和后悔。
全都是因为我是个人类。
但是,我至今为止经历过的这些具有非常大的意义。
多亏了这些,我才能理解到Roidmude真正的形态。
Heart,Brain,Medic,以及Chase。
Roidmude把最后的希望寄托给了假面骑士之后死了。
假面骑士是结合了人类和Roidmude之后所完成的。
腰带大叔和进哥成为一体之后变身成一名战士,从一开始就很接近这种形态。
人类拥有一颗正确的心,然后受到接纳这颗心的Roidmude的监视,一边进行反省一边与恶势力战斗着。
这,正是我,作为诗岛刚,作为假面骑士的正确的方法。

我身体里的MachDriver的倒计时开始了。
Driver连一分钟都撑不到了吧。
我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到了拳头上。
当拳头发出黄金的光辉之后,发着闪光,冲向了Revenger。
用连续攻击揍向了Revenger的身体。
不,说是用拳揍的感觉,不如说是用拳插进去的感觉。
就像是用        RhinoSuoerViralCore剑刃的部分突刺着005的身体的感觉。
「怎么可能!这究极的形态,居然被一方面的压制着,不可能!」
Revenger又一次用全武装一齐攻击过来。
但是,就好像是Roidmude中了重加速般的感觉,看上去都像是慢动作。我一一回避了这些攻击,对着Revenger说了最后一句话。
「只要有着复仇心你还会复活吧。但是,即使是西堀光也,他也是被试做型Drive所拯救的人类之一。我们没有伟大到可以憎恶一个人吧。即使,作为Roidmude你还要复活的话,那么作为人类的我会来当你的对手。所谓的人类和Roidmude啊,可是互帮互助的呢」
我,打开了Driver的盖子,进行了加速。
「必杀!FullThrottle!!」
高高跳起,对准Revenger的胸口升值了脚尖。
「超DeadHeat!」
超DeadHeatMach的RiderKick踢爆了他。
「怎……怎么会这样——!!」
发生了大爆炸的RevengerRoidmude。
在这爆炸中,005的核心被碎成了粉末,完全的消灭了。
同时,我的Driver也随之碎掉,掉在了地上。

捡起掉在地上的Driver的碎片和ViralCore,还有SingleChaser,我微笑着轻声说道。
「……辛苦了」

第五章 完

xyzing 发表于 2016-8-17 20:31:41

不用等这周了,今天就全部翻完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耐心等待和支持。
等以后有时间了,会把全史翻掉的吧,应该……orz

————————————
终章


当我进入餐馆的时候,派对也终于要迎来高潮了。
本愿寺课长的演讲打算总结着这次派对。
我因为我的晚到进行了多次的道歉。
但是,指责我的晚到的人却一个人都没有。
琳娜姐,把困热闹的人群中的我引向了她座位的旁边。
「守住了约定呢」
「勉勉强强……」
我看着在正面的主桌台上并坐着进哥和姐姐幸福的笑容。
在两个人的中间是安安静静的睡着的英志,我又忍不住想笑了。
「恭喜你们。姐姐,进哥。全都结束了」
我按下了好几次的快门,一步步接近他们,向他们说着。
两人没有马上理解我的意思。
但是,进哥的表情里面变得很明朗对我说到「干得好,刚」。
然后,又一次做回了琳娜姐的旁边。
「琳娜姐,我还有一个请求」
「欸?又来?」
「嗯,帮我一起复活Chase的核心」
琳娜姐惊叹的话语,被周围热闹的喧哗声所掩盖了,但是那笑容却说明了一切。
「你找到答案了呢?刚君」
「是的,我终于明白了」
被打倒的005的核心却复活了。
同时,这证明了Chase的核心也能复活。
然后,我找到了作为假面骑士的答案,就是和Chase一起战斗。

人不管几次都可以重来。
是的。全都是为了和现在链接起来。

听着不知是从何而来的除夕夜的钟声,我确信的预感到光明的未来在等着我。
「好吧,大家都到医院去给现八到个新年祝福吧!」
对于琳娜姐乱来的提案,阿究虽然吐了最正确的槽「现在?」,但是结果大家还是一起喊了起来「出动!」。
因为这喊声,英志被吵醒了而大哭,这又惊动了大家。

又回到从前的特状课了。


2018年1月7日。
「怎么样?身体?」
在警察医院的病室里,我扶起了令子让他坐着。
「和刑务所完全没有变化。无聊到快要死了」
「实际上,你已经死过一会了啊」
那一天,确实令子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当医生们准备放弃的时候,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真不可思议呢。死去的人类又活了过来。但是我……好像看到了」
「看到了?看到什么了?」
「大灵界。三途河。」
「怎么会……」
「真的。在那里,遇见了我爸爸」
「……欸?」
「然后他对我说了。你给我回去。现在你一定要在现实世界中活下去。然后就这样,我回到了这里。……你信么」
「相信啊。不如说,我觉得应该相信」

也许,魂之系统成功的吧西堀光也的精神数据化了。
西堀光也也许是通过链接着令子的电波器具来告诉她「活下去」。
在现实世界中虽然和女儿形同陌路,最后总算是把自己真是的感情传达给了女儿。
忽然令子看向了窗外背对着我。
一定是流下了眼泪吧。
过了好一会儿,她说到。
「谢谢,刚」
「欸……?」
「这个,是你送给我的吧?」
令子说着,从棚子里去除了我那天寄托着愿望留给她的围巾和手套。
拿着它们,给我看着。
她的表情已经不是伤心的眼泪,而是打从心底里的笑容。
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微笑着的令子,我也用微笑反馈了她。
「不用谢。真是漂亮呢,一直,想要看到你这样的微笑」

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和穿着和服牵着父亲的手的女儿擦肩而过。
我随之拿出自己钱包里的几张照片看着。
伊桑的照片。
Chase的驾照。
在结婚派对上,拍下来的进哥,姐姐和英志的笑容。
然后,又新加上了一张在那件病室里拍下的令子的笑容。

全篇完。

woife 发表于 2016-8-17 22:27:58

辛苦您翻译和登发了

gxxooozero 发表于 2016-8-18 00:22:24

辛苦了,再次感谢lz的翻译

龙子太郎 发表于 2016-8-18 02:01:53

辛苦这么久,终于完工咯,再一次谢谢楼主了

財團x 发表于 2016-8-18 10:39:14

感謝大大辛苦的翻譯 真的是一篇很棒的外傳

FOREVERULTRAMAN 发表于 2016-8-18 21:58:19

楼主辛苦了
页: 1 2 3 4 5 [6]
查看完整版本: 小说 假面骑士drive 马赫传奇 翻译(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