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zing 发表于 2016-5-10 10:32:17

⑤‐2
回国之后一个多月之间,我悄悄地找着迦弗与彬的消息,同时也为了完全适应Mach而继续训练着。
并且一直在暗地里守护着进哥和姐姐。
这时我才知道。
全球冻结发生半年后,进哥在克里姆的帮助下成为了Drive。
而姐姐也同样在特状课工作,追捕着Roidmude。
那时候进哥的精神力已经超越了一直锻炼着的我。
太受刺激了。
哈雷博士的Mach系统应该是属于Drive的后继系统。
所以,如果我能够适应Mach的话,我就能超越Drive。
我这样认为着。
我就这样逼着自己,日复一日的鼓励自己进行训练。
RideMach、SignalBike和车轮回转枪也不断地进行着暴走和制御的重复。
终于有一天,我把Mach变成了自己的东西。
在进哥和鲁邦战斗的时候,我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充分战斗的姿势。
在VoltRoidmude引起的大面积停电的夜晚,我也能在姐姐危机关头的时候救了她。
但是我还不能出现在我姐姐面前。
因为在习得打倒那两兄弟的力量与技能之外,我还有一件非练习不可的东西。

「战斗以外,还有什么练习?」
「笑容的练习」
「……欸?」
对她来说太意外的回答吧。
令子非常惊讶的表情。
「在遇见姐姐的时候,希望自己能笑着。对着镜子,做了很多次很多次的联系」久违的再会,绝不能让姐姐看到我阴暗的脸孔,我这样发誓着。
全球冻结的时候,姐姐告诉我「没什么事」。
但是却并不是这样。
姐姐也遭受到了Roidmude的迫害。
所以,如果暴露出了一丁点的愤怒或者悲伤的情绪,姐姐一定会发觉,并且过来关心我。
「怎么了」问着来关心我。
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考虑来考虑去,结果,我特意选择了夸张的方式与姐姐再会了。
被认为是笨蛋也罢。
被认为是天真的弟弟也罢。
被认为是小丑也罢。
比起让姐姐知道自己父亲是恶魔,让姐姐悲伤的话,要好几百倍。

回国之后一个月,我终于在姐姐的面前现身了,我用可以说是异常的表演登场了。
对着进哥,突然向他提出了赛车的比赛。
但是,在这背后,我藏着炽热的使命感,我要保持着微笑,确实的打败杀害我亲友的两个Roidmude。
当然,我比谁都要了解这对Roidmude兄弟。
在搜查方面,我完全压倒了进哥。
终于,查出了两兄弟的根据地,并且冲了过去。
Mach的动作,与在美国相比,简直就是天囊之别。
就这样,我终于替伊桑报完了仇。
完美的驱使了Mach这次世代系统,把敌人杀的片甲不留。
并且强烈的愤怒的感情也没让姐姐发现。
但即使这样,我的战斗也还没有结束。
我明白,Roidmude的开发者,是我的父亲。
所以要在姐姐知道真相前,不得不消灭所有的Roidmude。
这强烈的执念,使行动着。
所以我那时候说道。
「我没有时间了」
这全是为了保护我的家人。

「家人……么」
轻叹了一句的令子。
她也一定明白。
我对与姐姐这唯一的家人是多么的亲,多么的重要。
但是令子却卑劣的利用了我这种心态。
使令子干到那种地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被Roidmude001调整了记忆与感情?
我认为不仅仅是这样。
「我说,下次来说说你的事吧」
「……欸?」
对着令子,我微笑着说道。
「家人的事。应该有些什么美好的回忆吧。……那么,下次再说吧」
即使面会结束的时间到了,在准备离开的我面前,令子好久也没有动弹过。
背对着看着空中的令子,我关上了接见室的门。

龙子太郎 发表于 2016-5-14 19:47:54

坐等楼主翻译完,一次看,再一次感谢楼主

xgfilmccc 发表于 2016-5-15 14:11:51

围观~~~

xyzing 发表于 2016-5-21 05:35:45

本帖最后由 xyzing 于 2016-5-21 11:42 PM 编辑

对不起,忙着自己的毕业论文。
最近都没法更新了。

今天放上第三章最后一节。

第四章的进度会变的很慢,希望大家谅解。

————————

这天的搜查会议也同样飘荡着一股沉重的气氛。
好不容易逮到的嫌疑者们活生生的在我们眼前断气了。
这个冲击,对于警察来说,比起没有掌握任何犯罪线索的时候还要糟糕。
就像是嘲笑着现在的警察般,犯人又在网上上传了新的视频。
信用金库袭击事件的视频,不知是谁跷了银行内的网络,拿到了视频。
视点并不是摄像机,而是更低的位置。
恐怕是谁的智能手机遭到黑客的可能性很高。
内容正好是我们赶往现场之前的映像,因冲击波而无法动弹的客人和工作人员的身姿不断重播着。
看着这视频的用户们纷纷写下了「重加速」「慢吞吞」「Roidmude」「不安」「可怕」等等的评语。
和这些评语之中,
『恶梦的记忆开始苏醒,恐怖将再次扩散。全部如同计划般。圣神的仪式即将完成。』
让人认为是犯人写下的不安分的评语也混杂在其中。
结果证明,出现赤色化症状的这起事件,是由慢吞吞手带里被注有猛毒的染色液体所引起的。
因受到某些信号,从手带里伸出针头,一个接一个的向强盗们注入猛毒。

另外,先从被袭击的不法土地上的监视像头可以明白,袭击社长的是脱狱犯,根岸逸郎。
并且,射杀了拘留中的浅村的是仁良光秀也被判明了。
他们被谁命令着而行动着。
实行犯并不隐藏自己的身姿,实在是大胆不敌。
反而从这点上可以感受到,首谋者的狡猾与强大的自信。
而且现在,新的共犯者们的存在这一事实也浮上来了。
参与了信用金库袭击的青木们,在之后的调查中了解到,他们全部都是普通的学生或者白领。
并且,他们的共同点,到现在为止根本不明白。
这一连串的事件的犯人,难道真是警察所推测的西堀光也么?
如果真是这样,西堀是如何挑选出这些共犯,又如何使他们参加进来呢?
另外,如果犯人不是西堀光也的话————。

「报告辛苦了。虽然到年末还不能让你们放假,不过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现在,掌握着搜查会议主导权的是特状课。
本愿寺将要总结这次会议的时候,
「有一件事,很在意」
突然,很意外的人物放话了。
是阿究。
「据调查了解到,这次事件中,参加并且被杀害了五名男女,全员都经常玩这一个网络游戏」
「网络游戏?难,难道是——」
我马上就领悟了。
「是的,就是这个。视屏,现在就给大家看看」
从大型显示屏上开始播放着,游戏的开头动画。
在我回国的时候,阿究非常热心的玩着的网游。
「这游戏系统的特征是猜谜游戏。」
「猜谜?」
接近犯人第一步的线索的出现,使得室内变得有些不安分。
「并且通过几个单词来给出提示,玩家通过这些提示来得出答案,然后开始下一关。其实我也玩了这游戏,并且到了最后一关。但是!不知为何,挑战了好几次都无法过关。对于我这个网络天才来说!简直不可能!太没道理了!」
逐渐开始情绪高涨的阿究的眼睛突然发逛了。
「但是,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难道这里有和这次的时间有什么关系?」
我非常地兴奋。在这时候,阿究会变得非常可靠。
「大有关联!这游戏为了某种目的而进行配信。也就是说为了选出这次犯罪的适应者和给予他们角色分配。」
太过突发奇想地推测,使得室内又一次闹腾了起来。
看来他们没有明白阿究的说明。
「小究。能够在简单明白的说一遍么?」
本愿寺课长说完,阿究慌张的补充道。
「换句话说就是被洗脑了。通过这最终关卡的所有人物,都会被这游戏所发出来的——比如,特殊的视觉效果或者音声,使他们成为能够忠实的听从游戏方的命令的信奉者。」
在这几天,一直调查者这异常事件的搜查员,终于理解了阿究的意思。
信奉者这一单词我好像也在哪儿听到过。
从袭击银行的青木口中说出来的单词。
「这次的主犯也就是这游戏的主人吗?」
进哥轻声说着。
「事件全部是模仿Roidmude。不仅是犯罪,连预告的方式都很像。果然主犯是西堀光也——」
早濑刑事也跟着说道,阿究却说到。
「不,其实这游戏的制作者和配信元不管用什么方式都查不到。所以无法证明主犯就是西堀光也。」
「那么,这游戏的网站。有多少人浏览过了呢?」
本能寺课长提出了疑问。
「到现在为止,国内的累计浏览数约有2000万人」
「两千万人!?居然有这么多人?」
「难道他们全部都是,西堀光也的信奉者?」
琳娜姐也玩着这游戏。
就像是对着她自己说的一样。
「不,比起这两千万的数字,真正通过最后一关的人数却非常的少。通关的人群中,除掉刚才的慢吞吞强盗团的五人,现在一共103人。」
「总计,108人……!」
我,进哥,琳娜姐大家都互相惊讶着。
太凑巧了,和Roidmude的数量一样。
不,恐怕不是巧合吧。
一定是事件的首谋者精心策划到这一步的吧。
所有的关键词都指向了Roidmude。

「也就是说,通过角色分配和重要性的轻重来决定那108人的行动。就好比一种迷信集团。但是这次的集团的特异性是,他们只是在网络上有着关联,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样子和本名,蚕业了此次的犯罪计划!」
阿究挺起了胸膛。
「真实的,还真是可怕的男人。西堀光也」
对于本愿寺课长的发言,进哥提出了议论。
「难道,真是那家伙干的么?」
我也紧紧的盯着进哥。
「欸?小泊难道认为这次的事件的主犯不是西堀光也?」
「总觉得……有违和感。西堀这家伙有这么强的统率力么?他极其贬低自己意外的所有人。骂他们都是愚民。就算是有什么方法是的西堀在狱中也能建起一个网络游戏,西堀与游戏网站的管理人的人物像也链接不起来。」
「原来如此。小泊的直感呢。换句话说,控制着这次充满天才性的事件的人不是西堀光也而是另有其人?」
「归根到底是有这个可能性。」
一直在意着的这哥违和感。
现在,进哥替我说了出来。
那么西堀是做为聚集信奉者用的隐武者的话。
那么真正的X先生又是谁呢?
但不管是谁,肯定是西堀光也周围的人物。

「西堀现在,有一个正在服役中的女儿。名字是西堀令子。而她是这次事件的黑幕的可能性有么?」
发言的是——狩野!
「给我等一下」
我走近了狩野。
「不可能是她!她反而是受害者!同我一样,背负着十字架,被就靠自己是无法抵抗的命运玩弄着,在不知不觉变成了怪物——」
「刚。冷静下来!」
进个紧紧的按着我的肩膀。
「搜查会议就是要检讨所有的可能性。这才是搜查的基本。」
狩野说道。
「……好吧。那么,我去确认下」
狩野总是在刑务所的外面,等着见完令子的我。
当然他应该不知道我与令子见面的时候说的内容。
但是,如果他能够看到接见的一部分的话,应该能明白令子不是这次事件的黑幕。
有必要和令子进一步谈谈。
我改变了方向,放下了今个的手,走出了会议室。
时间分分秒秒的走着。

第三章 完

xyzing 发表于 2016-5-21 23:37:38

放上第四章的第一节到第三节的翻译
故事渐渐的进入高潮了,
大家慢慢看吧

——————
第四章 「我」到底是谁


「喂,刚!!」
「不要紧的」
本愿寺制止了打算追上刚的泊进之介。
「他已经是大人了。这点,小泊你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了。而且,他也有属于他的搭档。」
跟着诗岛刚打算走出会议室的狩野,泊进之介抓住了他的肩膀。
「那家伙就拜托了。狩野」
「没关系。你也许是他的刹车。而我就是他的油门。」
「你难道为了逼他而特地说出……」
「那家伙,恐怕正在接近着西堀令子的真理。」
露出一丝虚无的微笑之后,狩野对着进之介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走出了会议室。
啊啊,真恶心。
这所谓的刑事们的友情。
我才不是为了看这种东西而潜进警视厅的大会议室的。
是的,我用搜查关系者的电脑的视点,观察着搜查会议的全部过程。
还算是,有那么点收获吧。
西城究注意到了『魂之迷宫』。
不愧是,曾与Roidmude有过同调经验的人类。
但是,我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网络游戏终究会和事件扯上联系。
这样也好。
不如说,不扯上关系倒是会让我很困扰。
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来构筑了这个网游。

在全球冻结爆发之前,新京大学人类科学部的名叫小田桐的教授发明了魂之系统。
这个系统可以让人类的大脑沉浸于网络世界的奇妙系统。
这个,可以说是克里姆・斯坦因贝尔下载了他自己的系统的进化版。
小田桐教授因为全球冻结的影响而丧命了。
并且,保留在他电脑里的魂之系统,结果被Roidmude一方判断为「碍事」的东西,被冷藏了。
以上,是警察与假面骑士所掌握的,也就是所谓的官方情报。

但是,真像却不是这样。
我也入手了这个魂之系统。
在全球冻结的那天,我通过网络上了小田桐教授的电脑。
这是我一生中所受的最大的灾难的日子。
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我,复制了这个魂之系统。
用这系统的力量,我非常简单的收集到了,被假面骑士打倒的所有Roidmude的复仇心,以及玩味过羞耻心的人类的嫉妒心。
利用这个系统,完成了所有关卡的程序就是『魂之迷宫』。
我终于完成了准备,在两年前开始了计划。
有一天,突然在不特定多数的人类的智能手机上多出了个『魂之迷宫』的图标。
在多到烂掉的应用程序之中,桌面上多了个图标之类的,人类是不会觉得奇怪的。
在下载什么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按钮吧?
这个应用程序就如同空气般的存在。
但是,突然启动的话。
这个游戏就开始了。
游戏一瞬间在人类之间流传开来,感染力非常强大。
在通关的时候,已经与我的精神完全同调了。
如同伸手可触般能够理解我的想法,对我的声音侧耳倾听。
到这个时候就已经晚了。
只能成为我的奴隶。

警察注意到这个游戏的存在只能说是最低的一个进步。
但是,他们还没注意到最重要的部分。
就如同游戏一瞬间流传开来一样,我可以一瞬间移动我的视点。
我可以像这样侵入,能够把握所有警察的搜查活动的地方,那说明警察根本就抓不了我。
真是讽刺的一件事呢。

算了,总之。进入下一个阶段吧。


向着关东中央刑务所飞快地开着摩托的我的脑海里,重复着在搜查会议上狩野所说的话。
「西堀令子。她是这次事件的黑幕的可能性有么?」
我,在心中拼命的否定着这句话。
她怎么可能是这次犯罪的首谋者呢。

我对她说了我家人的事,我亲友的事,以及我自己的事。
这难道是她有着想要知道关于我的情报的目的嘛?
过去曾背叛了我的令子。
她至今还在憎恨着我么?

和Roidmude战斗的时候,我怀疑着所有的东西。
制造出毁灭人类的机器的我父亲的存在。
被Roidmude杀害的我亲友。
以领子为首,和Roidmude联手的各种犯罪者的行动。
以及GoldDrive的诞生。
我被所有的东西玩弄着,欺骗者,导致我怀疑着所有的东西。

但是,在疑念的背后,我所看到的只是悲伤的景色。
对着亲友,甚至连句「你是我的死党」都无法承认的我的身姿。
现在,我如果怀疑了的话,那么Chase就像是白死了般。
我,坚信。
令子不是犯人。


「新的预告视频上传了!」
搜查员的视线都集中在搜查会议室的大型显示器上。

这是我上传的映像。
假面男人把一张纸条递给了坐在镜头前的天野千草。
「已经够了!快放我回去!」
和之前的女人一样,这个女人也露出了反抗心。
但是对于假面男却行不通。
男人把手枪指向天野千草,伸出另一只手展开五只手指,然后就象是进行倒计时般开始一根一根的扳着手指。
「为什么是我?我说为什么!?」
四根。三根。两根……。
「放弃吧……快点读……快点」
浮现出像是承受不了般的表情,早濑轻声说着。
被手枪顶着头部,卡恰,安全栓被解开了。
终于放弃了的天野千草,用含着眼泪的声音颤抖着,努力的读着预告文。
「目击者的少女。第四次的恐怖。被隐藏着的圣神的火焰。被盯上的是~谁呢?预定时间是……三十分钟后」
就在天野千草读完的瞬间——。
嗙!
枪声响起了——,画面一瞬间变黑了。
这次也是充满着临场感的演出呢。
我对于这出表演感到满足。

「难不成,射杀了人质!?」
「这次是第二人!」
「谜语的答案呢?没有时间了!」
我通过电脑看着哗然一片的室内。
太爽快了。
不管在世界的什么角落,都能通过网络来玩弄人类。
而且玩弄的还不是个人级别,是个组织。
西城究敲打着键盘,立马一个少女的照片出现在了主显示屏上。
「第四次的恐怖。目击者的少女。这一定说的是她。」
本愿寺也惊呆的说道,
「唐泽由佳里,是吧。她现在在哪里?」
「在马上要考试之前的冬季补习中。地点是私立丽泉高中!」
大型显示屏上出现了一副地图,标出了高中的位置。
「警视厅的警官一直监视着她的行动」
早濑用冷静的表情说道。
「我们也出发吧,早濑!」
泊进之介坐立不安的样子,立马冲出了房间。
早濑拖着他那受伤的腿,也跟着出去了。

就这样,给我跳吧。假面骑士。
如我所愿的给我赶到现场,如我所愿的给我行动。
这个事件马上就要到高潮了。
能够捕捉到我正体的人有么。真是令人期待。
就算能够查到我正体,那时候也已经为时已晚了吧。
在我的面前四脚爬地,用着不甘心的表情就这样死去。
来吧,Show开始了。

airica 发表于 2016-5-22 04:11:21

Lz辛苦了!论文加油><

大空_大地 发表于 2016-5-22 09:25:41

顶楼主,文笔不错!

xyzing 发表于 2016-5-24 10:14:03

本帖最后由 xyzing 于 2016-5-30 12:09 AM 编辑

第四节,第五节更新

仁良开始活跃起来了
顺便整个小说里我最喜欢的也是第四章的这个事件-0-

——————

「对不起,家人的事……没有什么好的回忆。尽是些扭曲的,丑陋的记忆……」
作为紧急措施,我又一次见了令子

根本就来不及预约。
利用特状课的权限,作为超法规的措施来强行突破。
狩野也骑着摩托追了过来。
狩野原本就是白色摩托的警察官,比起特状课的面包车,摩托车才是他的本行。
但是,在刑务所前追到我之后,狩野告诉了我一个消息之后又立马离开了。
新的视频被上传了这一消息,在来这里的路上传进了狩野的耳朵。
据狩野所说,丽泉高中将会发生非比寻常的事件。
在离开刑务所的时候的狩野的脸,和至今为止在刑务所前等着我的时候的表情完全不同。
那是副为了保护正义的警察官的脸庞。
也就是说,这次与令子的会面是与现在进行时的事件是有关联的,比之前所有的会面都要来的重要。
必须得争分夺秒。

因为上次会面的时候我把我所有的事都告诉给了令子,所以这次她毫无犹豫的讲起了她的故事。
父亲,西堀光也的故事。
还在是小孩的时候,她只认为她爸爸是个了不起的老师。
也知道他偶尔会在电视机里露一下脸。
但是不知为什么,母亲总是立马关掉了她爸爸出场的节目。
在之后几年,她妈妈也离家出走了。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就消失了。
「快点找我妈妈!」
这样恳求着的令子,却被她爸爸无视了,他爸爸什么都不干,只是每天都埋头于他的研究,作为知名的犯罪心理学家在电视里露着笑容。
对着这样的父亲,令子开始逐渐变得讨厌起来,不,应该是说她开始感到了恐惧。
因为她看到了父亲在笑容的背后,有着非常漆黑的感情。
然后开始调查她的父亲,她发现了。
父亲不单单只是一个犯罪研究家,而且还是真正意义上的犯罪者。
但是让我感到震惊的时候她完全没有因此受到打击,反而感到一阵安心。
终于放心下来了。
甚至让她感到了开心,因为答案如同她自己一直所预想的一样。

「那个时候,我确信了。自己和我爸爸留着相同的血液。所以——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欸?」
「操纵人心这点事」
突然,令子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冷酷起来,嘴角露出了意思冷笑。


从今年开始,东京都内的高中全校的课程都导入了计算机系统的教课方式。站在讲台上的老师能够把电脑画面投影在白板上。当然,老师能够对着投影在白板上的文字,图形以及照片写上说明。全都连接在了一起。并且,所有的电脑都设有摄像功能能够监视校内的情况。丽泉高中也不例外。
多亏了教育机能的发达,我的视点也轻而易举的能够瞬间移动到唐泽由佳里所在的教室。
比起着急的冲出搜查会议室的泊进之介和早濑明,我轻轻松松的超越了他们。
不意间望向了广场,他们终于赶到了这里。

唐泽由佳里现在正在进行今年最后的补习讲课。
应该被监视的警官告知了「现在没有任何异常」。
当泊进之介和早濑前往校舍的时候,从他们背后开来了几辆警察车辆,超越他们两人,陆陆续续的开进了校园。
「从本部来的援军么?」
「不,总感觉……样子不对」
像是听到他们俩这样说着。
他们的表情被惊讶所支配着。
几辆警察车辆就像是分所校园的出入口般停下了。
从里面武装警察们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
警察官门都装备着冲锋枪和火箭发射筒。

在看到最后一个人出来的瞬间,泊进之介的表情实在是太有趣不过了。
惊愕。这两个字的竖心旁,就好像是从他脸上蹦出来般让他倍感屈辱。
是的,从车里走出来的是——仁良光秀。
到了恶魔的登场时间了。
在注意到泊进之介后,仁良回头对着他微笑的挥了挥手。
「久违了。泊~君。怎么样这身警察的制服?对于原本是警察的我果然很合适吧?真让我回到初心呢~。好~吧!让我们再玩一次游戏吧」
轻浮的脸孔突然间变得险恶起来,
「和Roidmude的胜负,我可是看到最后了哦。但是呢~。简直太无聊了!因为Roidmude实在是太窝囊了。所以呢,我就出来登场了。这次,胜利是属于我的。」

接着,仁良对着校园用自动手枪开炮了。
他身边,还有另一个脱狱犯・根岸逸郎也参与着。
茫然的看着这一切的泊和早濑。
他们的表情就像是被这一连串不可相信的光景使得思考能力跟不上来的样子。
在学校内的学生们已经注意到校园的异变,从窗口向外眺望,目击到了仁良的发炮。
紧挨着,武装着的警察们一齐想着学校开始突击,整个学校一瞬间被阿鼻叫唤充斥了。
「接着,快快乐乐的狩猎要开始咯,咦—嘿嘿嘿嘿—」
「给我站住,仁良!」
打算追赶他的泊进之介两人。
却被武装警察所阻碍,而无法前进。

仁良会来到这里。
来到曾是他的猎物的唐泽由佳里处。
过去曾被仁良所杀害的泊进之介的父亲・英介保护着,捡了一条命的唐泽由佳里。
现在为了不想就这样输给已经死了的泊英介,仁良能做得就是夺取唐泽由佳里的生命,让英介在最后保护成功的这条生命从这世界上消失。
当成功的时候,不仅是泊进之介的感情,甚至是警察全体的感情都会收到极大的动摇并爆发吧。
要的就是这效果。
这才是我所期待的。
复仇。


令子通过透明的亚克力板,一直凝视着我,开始说到。
「即使是在刑务所里面,也能收集到很多信息。根据这些信息来制定严密的计划,然后对不特定多数的人进行命令,让他们遵从指示,这也不是不可能。」
也确实,集团脱狱事件发生了。
这从背地里证明了令子所说的话。
但是,我决定了想信她。
「但不是你吧」
「……欸?」
「不是!绝对不是!不可能是你!!因为你……其实是希望想要得到……你父亲的认可吧」
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进哥在逮捕令子的时候她所流下的眼泪。
那眼泪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
那眼泪里面包含着对于他父亲的思念。
「……」
「你通过完全复制别人的人生来要完成救济犯罪。甚至都上了自己的性命」
「……对啊!那个时候,要是你杀了我,那么我现在也不会变得像这样凄惨!」
「但是!你那个时候哭了。想要得到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父亲的承认,那么只有超越他了。只有超越只能通过模仿其他人的犯罪来表现自我的父亲……」
「……」
突然令子低下了,流下了眼泪。
「为什么……」
「欸……?」
「为什么不能像对待坏人一样来对待我?我可是犯人,为什么你可以好几次都来看我,想对待朋友那样对着我露出那么温柔的笑容呢?」
「因为……我不认为……你只是一个和我没关系的人」
「……」
「你和我很像。所以再和你说话时,总觉得自己可以变得很坦然」
「……」
「我,相信着你。你不会在伤害任何一个人了」
「……看来,是我输了你」
「……」
「被这么直白白的说了,感觉自己也能变得很坦然呢……」
「我只能通过杀了自己的父亲来进行一个了解。但是你……还来得及
「……」
「帮我们解决这个事件吧。这次你可以超越你的父亲!这是……只有你才可以办到的」
令子的眼神变得非常坚定,看着我。

wizard715 发表于 2016-5-25 17:06:46

樓主辛苦了 加油!!!!

少筠 发表于 2016-5-27 15:41:23

很好看喔!~~,很期待接下去的故事,加油!~~

xyzing 发表于 2016-5-28 02:15:23

仁良活跃完毕,退场(笑)
这章看的真是很过瘾

进之介和仁良的对手戏,很推荐。
好了,第四章还有一节,就全部翻玩了。
故事也逐渐进入真正的高潮了,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

唐泽由佳里估计是察觉到了危险,飞快地蹦出了教室。
她到底要躲在哪里呢?
明明不管躲在哪里都没用的。
我不管什么地方都能去,不管你躲在哪里我都能告诉给恶魔听。

以仁良为首,根岸和武装警官前进着。
「目标变更了地方。在音乐室。」
我联络了仁良之后,军团也变更了进军方向。
在途中,可能是看护着唐泽由佳里的警察官前来阻碍着,但是非常轻松的被摆平了。
变成现在这样,和过去的Roidmude根本就没什么不同。
真正的恶魔存在于心中,现在的仁良除了是恶魔之外,什么都不是。

「在哪里呢~?哦,找到了!」
仁良找到了音乐室后,对着音乐室的门,毫无意义的开枪扫射。随后破门而入。
但是,冲进去之后,却没有人影,教室只是被沉静包围着。
也是。
因为唐泽由佳里躲在了乐器的下面。
我坏坏的打了一个主意,没有告诉仁良她躲在什么地方。
「在哪里呢~唐泽由佳里小姐~」
无法预测这种时候的仁良会干出什么,从他身上酝酿出深不可测的恐怖感。
仁良微笑着,然后再一次开始了扫射!
接着,其他武装警官也跟着扫射起来。
太鼓表面的皮革裂开了,铁琴发出着高音的金属音。
木琴变得粉粉碎碎,钢琴也同样漆黑的表面被剥开,露出了木片。
人类伟大的创造物,音乐。
仁良的枪声,好像是对着这创造物,弹奏着没有比这更屈辱的旋律一般。
枪声停下来了,音乐室又再一次被沉静包围着的时候,一个少女从乐器下面站了起来。
「找~到了」
仁良下流的露出微微一笑,慢慢的把枪口对准了由佳里。


在我和令子之间,被长时间的沉默支配着。
但是,我们的视线却像是还在交谈着般,一直看着对方。
一直怀疑着他人活到今天的我和令子,就像是为了看清对方的真实,而特意保持着沉默。

最终,令子挪开了视线。
然后,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又做了一个很大的懒腰。
视线再一次回到我面前的时候,令子的表情变得非常决然。
「……好吧。我会帮你的。就当作是,赎罪吧。如果是我的话,可以分析出我爸爸的计划吧。这次事件的——真正的目的」
「谢谢」
「说给我听听吧,这次事件的全部过程。」


「呐,我说你还记得叔叔我们吗~?」
被自动手枪瞄准了得唐泽由佳里,意外的表情很毅然。
由佳里瞪着仁良和根岸,说道。
「当然,记得。你们两人都是杀人狂」
说完这句话的瞬间,根岸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暗。
「Bingo!答对啦!那么,作为奖赏,就把子弹送给你当作礼物吧~」
当仁良吧自动手枪再一次瞄准由佳里的接下来一个瞬间。
音乐室出入口附近的武装警官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了。
冲进来的是泊进之介和早濑明。
「放下枪,仁良,根岸!」
泊进之介在喊叫的同时,仁良和根岸都把枪对准了出入口。
「哦呀哦呀,欢迎光临~特地来看被自己爸爸救了的女孩死掉的过程嘛~?」
「我可不会让你得逞的,仁良」
早濑瞪着仁良把枪瞄准了他。
「回来了呢?早濑~君。我听说你只干交涉人的工作啊?如果勉强做些像是警察干的事的话,又会受伤的哦~」
仁良那开玩笑的口气到此为止了。
枪口又一次瞄准了唐泽由佳里,用强硬的语气说道。
「泊进之介!这个女人因为你而死的啊!」
仁良没有任何犹豫,办下了手枪的扣板。
枪声又一次响彻了音乐教室,一个人影突然倒在了地板上。
但是,这个光景不是我和仁良所想象的那样。
看着倒下的人影,仁良哑然了,用扭曲的表情轻声说道。
「……泊……英介?」

但是倒下的人——是根岸。
根岸挺身保护了由佳里。
这里又出现了一个人,采取了不可以理解的行动的人类。
「喂,你,打算干什么?」
「够了,饶了我吧。我已经……厌倦了杀人了」
仁良对这把音乐室的地板染红了的根岸的腹部。两次,三次的狠狠得踢了下去。
「厌倦了杀人?至今为止你到底杀了多少人——」
根岸果然压制不了呻吟声,大声的叫了出来。
「住手,仁良!杀了我父亲的不是根岸。而是你!你没有资格来煽动他的,根岸的杀意!真的杀人狂是你,仁良!」
这是泊进之介所发的话。
「啰嗦!正义的我方勒色给我闭嘴!」
但是,听着泊进之介所说的根岸,他的叫声又一次变成了觉悟。
「已经够了,这种事,我想结束这些事!」
「啊~是~么,那么,如你所愿」
仁良对于这些对话似乎已经失去了兴趣。
磅,没有犹豫的扣下了扣板。

不,不对——。
射出子弹的不是仁良的枪。
而是由早濑的枪所射出来的。
「混蛋!!!!!!!」
被射中肩膀的仁良把枪对准了早濑。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泊进之介在一瞬间接近仁良然后对着他踢了一脚。
接着,甩开仁良的手枪,对着他进行了强连的连续拳击。
「仁良——!」
音乐室响彻着泊进之介的喊声。
其在仁良身上的进之介,拽着仁良的衣领狠狠把他按在了地板上。
「我没有遇到比你更怀有恶意的人了。但是,给我记着。你不管要做多少坏事,我都会来制止你。不管多少次!」
说完,泊进之介迅速的给仁良带上了手铐。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有趣了。那么我…………」
还没说完,泊进之介就对着他的下吧来了一记正拳。
仁良穿着身隐声,像是休克了般,头倒向一边。
「你没有必要回答……」
泊进之介等着没有办法对准焦点的仁良。
仁良迅速的被早濑和其他赶来的搜查官带出了房间。
「没事吧,由佳里……」
「警察哥哥……。嗯。我坚信着你会赶来的。」
「对不起……。但是,不管多少次我都会来保护你,绝对」
由佳里流着泪缓缓地点了一下头。泊进之介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很久没看了呢。
真意的英雄的活跃。
不管看多少次,都让人作呕。
泊进之介比想象中的要冷静。
为了让他暴走的计划,看来是失败了。
但是,让我的决议更加坚定了,从这点上来说仁良成功了。
一定要向假面骑士复仇。
是的。
这场SHOW还没有结束。
不如说,还只是个开始。

xyzing 发表于 2016-5-30 00:06:08

第四节更新完毕。


还剩最后一章了,
大家再等等……对不起啦

谢绝转载。

——————

我非常着急。
因为电视电话的对方一直不接听,让我的心中充满了焦躁感。
这个让人认为永远都会回响着的通话待机音,持续了一分多种。
终于对方接了我的电话。
是本愿寺课长。

「这不是刚君嘛?放心吧。由佳里没事了。小泊他们平安就出了她。」
「本愿寺课长,不是这样的。这事件还没有结束!」
「这话怎么说?」
「再这之前,请帮我一个忙。」
「等等。西城君!把刚君现在的这个电话投放到住屏幕上!」
看来我的电话被映在了搜查会议室的巨大屏幕上。
那么这样说起来就好办多了。
「这一连串的事件的计划者果然是,西堀光也!现在开始,我要和他设下的陷阱做个比赛」
「比赛?怎么做?什么意思?」
「她解析出来了」
我通过电视电话的画面映出了在透明压克力板对面的令子。
「西堀令子!?」
好像听到了搜查本部的一阵骚乱声。
「这女人是不就是西堀的女儿,而且还是个犯人嘛!能够信用么?还有共犯的可能性也——」
「让我们相信她吧」
本愿寺课长打断了搜查一课课长的话语。
「刚君也相信着她。那么我们也赌上这一局吧。赌在这,这世上最了解西堀光也的手法的人身上」
名为警视厅搜查的大门,正向我敞开了。
剩下的只要冲进去就行了。
「本愿寺课长,丽泉高中的袭击事件还没有结束。请马上把我的通信链接给进哥!」
「明白了。但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把这次一连串的事件都告诉给了令子。也向她打听了关于竞猜问题的事。接着都让她来说明吧」
我把手机对准了她。
「仔细听着。『目击者的少女和第四次的恐怖』。这两个关键词和你们所解释的一样。但是『被隐藏的圣神火焰』的意义你们还没有解析出来,听了这次一连串的事件我明白了」
「这也就是说——?」
本愿寺课长非常耐心的对待着令子。
也许是为了不影响作为犯人的令子的心情吧。
「西堀光也的最得意的手法。提示出几个谜题,来隐藏着过去自己所犯下的罪当中最终要的暗示。在做出这次一连串的模仿时间的时间序列时,浮现出了由五个字组成的一个关键词」
「关键词?」
说话的是阿究。
对于这次从满游戏性的事件让他感到很有意思吧。
就像是回报他的期待一样,令子继续说道。
「圣诞夜的那天,在引发大停电的时候所发生的火灾。只有古(FURU馆北地区。接着他预告的射手座(ORION)综合体育馆的崩落事件,还有夏(NATSU)目台集合团地对于警察们的洗脑,发生强盗事件的银行的名字是户(TO)塚信用金库,最后是现在的这起事件的丽(REI)泉高中。把这五个地方的头文字字母按顺序排列的话,作为特状课的你们应该很熟悉这个单词。」
在说完这段话的时候,阿究吧文字的画像传到了我手机的湖面上来。
阿究完全黑了我的手机。
不管是谁,脑子都好到了让人讨厌的地步。
画面上出现了FONTR的文字。
「啊,是FONTR!」
我,对着应该听着我电话的搜查员们开始说着。
「Roidmude023,爆炸事件中秘密运输了新型炸弹的制药公司。这起事件也和炸弹有关联。这不是一个巧合。」
「也就是说,还有其他炸弹!」
我又一次叫出了声。
「计划了这起事件的肯定是西堀光也。我很清楚。直到最后他都会完美模仿CrashRoidmude的事件。」
听完之后,本愿寺课长的指示也非常迅速。
试着回想着过去本愿寺课长下达指示的场景,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迅速。
「是卡车!紧急调动能够通往丽泉高中的道路的配置!并且用监视摄像紧急确认周边5公里是否有可以得卡车!」
搜查员们的动作变得犀利了很多。
在对令子说着这一连串事件的经过时,她最关注的是事件发生的地方的固有名词。
看来如令子所说,这好像是西堀光也的兴趣。
我对于浮现出来的FONTR的文字从心里感到震惊,同时也确信了至今为止和令子的见面,终于开花结果了。
并且,令子也不是这次的犯人。

虽说是久违了的特状课的搜查,当发现这是一场游戏的时候,阿究变得非常卖力,迅速地敲着键盘。
恐怕阿究自身也热衷于这次事件吧。
为了代替被封印了的用脚来搜查的追田现八郎的刑事魂,让自己变得对大家有用点。
终于,阿究的动作停止了,从他眼镜的镜片闪了一下光芒。
「从丽泉高中的东南约一公里左右处,有一辆大幅超速的可疑车辆!」
从城市街道地图上标出了移动的光点,然后这两暴走的卡车的监视录像也传送到了我手机上。

「不会错的。卡车正笔直的冲向丽泉高中!」
我喊出了声。
监视录像不断的变换着地方,映出了卡车。
但是,这映像突然像是被墨汁泼了一样,变成了黑屏。
「映像被切断了。怎么回事」
「也许被察觉到了」
令子说道。
「什么意思?」
「一直感受到的视线。不管是警察,还是我,和这起事件有关的人类都被监视着。利用网络的手法,非常有爸爸犯罪的风格 」

被看着的感觉。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所有的行动都被犯人所掌握着。
我惊讶了。
「所以说……。所以就连警察也无法掌握这犯人的足迹……」
我好像看到了这次让特状课搜查变得无效化的真正的犯人的一点身影。

突然,从我的手机里又再次传来阿究的声音。
「这家伙好像用网络来搅乱警察的搜查!但是,我也不是省油的灯,才不打算输给这家伙!」
我的手机又切换成了暴走着的卡车的映像。
但是和到现在为止监视摄像的映像不同,好像是从谁的视点看出来的一样,充满了临场感。
「怎么样?我头盔的CCD的映像能看清么?」
是狩野。
狩野骑着摩托追赶着卡车。
我想起了从刑务所离开,决然出动的狩野的表情。
「狩野君,没问题。和这次事件有关联的搜查关系者的回线进行了优先保护。所有搜查官都能看清映像。」
「狩野,了解。」
狩野的样子使我自然的和Chase的身影重叠了。
如果是Chase,他应该能给为我们打开这个苦境的局面。
我把这份思念,寄托给了狩野。
狩野视点的CCD对着卡车的方向。
在司机位置的是——。
「谁都……不在……」
「这卡车,是电气式,全部都被控制着。」
令子冷静的说道。
「如果是模仿FONTR的事件的话,炸弹应该在后部储物箱里,恐怕推挤像硝基一样的液体有机化合物。具有相当强劲的爆发力。」
「这可糟了,如果就这样冲进校舍的话……」
「校舍根本就不堪一击。虽然不是很想说佩服这两字,爸爸……,西堀光也在模仿他人犯罪的时候总是在暗地里进行这什么。事物一定有好几个侧面。如果只看表面的话,那么就会被他骗了。」

这个时候,映像的视点,打开了司机位置处的车门,然后移进了卡车里面。
「那家伙,为什么这么胡来……」
但是,从映像中可以看出,不管是拽着方向盘还是彩霞刹车,都没有用。
「不行了!可恶!」
随着狩野发出的不甘心的语句的同时,视界里出现了丽泉高中。
「离校舍还有一分钟。」
令子转向了刚。
「拜托搜查本部的西城究,让他确定远隔操作的电波的发射源并切断它」
「知,知道了。——阿究!」
对于我的呼唤,阿究拼命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现在正在做啦!」

另一方面,暴走的卡车突破了检问处。
已经更够看到前方高中的大门了。
「还没有完全避难完毕!快制止它!」
是进哥的通信的声音。
仔细一看,在校门的前面站着进哥,请举起了手枪。
还真敢说自己是什么『刑事假面骑士』。
进哥已经无法变身成假面骑士了。
但是,作为假面骑士的魂魄,就算克里姆不在了,也没有消失。
从仁王站立着的进哥身影上叙述着这点。
视点已经转向了手动刹车杆
狩野虽然拉了下去,但是却没有一点动静。
这个时候,^“咚”的一生,进哥发炮了。
好像是打中了车胎。
但是卡车的速度却没有降下来,一直笔直地冲着。
「要撞向校舍了!」
我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喔喔喔喔喔!」
狩野发出像是地鸣般的吼声,用力拉着手动刹车杆,「咯嘡」一声,发出一声巨响。手杆被拉动了。
狩野的视点看向了前方。
从前窗的对面可以看到,一直射击着的进个的身姿。
卡车虽然发出剧烈的刹车音,但是还是朝着进哥笔直这冲过去。
但是进哥,却没有打算离开这里。
「不行了,要撞上了!」
在狩野喊完之后,发出了非常刺耳的金属音。
看来,是被枪击中的卡车的车胎的橡胶被破坏之后,露出的铝制金属部分直接和柏青路面摩擦起来了。
突然,卡车减速下来了。
狩野的CCD的视点,停在了进哥的眼前。
「……停下了」
放了心的进哥的表情映满了整个屏幕。

「刚刚,终于切断了远隔操作的电波……」
听见了阿究的声音。
「赶上了……」
我也不自禁的说道。但是,
「炸弹的起爆装置还没有接触!快点离开!」
令子对着手机大叫着。
司机位置的视点马上跳向了外面,和进哥一起全力的奔跑着离开卡车。
就在数秒之后。
巨大的爆发声想起来了。
在这一瞬间,狩野的视点也被爆炸的气流吹向前方,CCD的通信也被切断了。
「狩野!」
我叫喊着。
之后,通向我手机的通信也中断了,几秒间画面被漆黑的黑暗支配着。
几分钟后,映像被修复了,是从警察的其他队员传过来的东西。
从他的是视角映出了被黑色的爆炸的烟雾所包围的丽泉高中。
拜托了。不要死。
在作为假面骑士的时候,有多少次了,这样祈祷着。
在结束和Roidmude的战斗后,基本没有做过的这个祈祷,在这一周里感觉用完了一生的祈祷。
———从黑烟里冒出了两个黑影。
是进哥和狩野。
两人都平安生还了。

从手机中可以知道,被欢声和掌声所包围的搜查本部的样子。
但是,就像没有时间沉醉在这样的气氛中的令子突然开口说道。
「西城究,远隔操作的点博士重哪里发来的?」
「你还真会使唤人啊。现在正在确定中,给我等等……。嗯,是八王子嘛。但是范围太大了。在搜查员发现之前,西堀光也早就跑了。怎么样才能缩小范围呢……」
听着阿究的话,令子看向了我。
「从前,暑假的时候,一家三口去别墅玩呢。」
「……欸?」
突然开始了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题。
「只有这个时候,父亲脾气会变得非常好,所以我对于去哪里每次都期待的不得了。直到中学一年级的夏天为止」
「嗯……。啊,啊啊」
我,完全无法理解这突然的展开,被令子玩弄着。
是的。我又一次被她玩弄了。
「再一次,想要去哪里。如果你听着这一切的话,就快放我出去!」
令子说完之后,「嗡」的一声,随着奇妙的电子音的想起,令子背后的门的锁被解除了。
「什么?……难道!」
令子的动作迅速猛捷。
令子迅速的站起,赚了一个方向,朝背后站着的看守的胯部上来就是一脚。
看守被这突袭弄得蹲地不起。
令子简单的打开了至今为止关着她的电子制御门,然后又一次转向了我。
「谢谢……」
就这样消失在了这扇门的背后。
在令子和我之间的透明的墙壁。
在心灵上缩小了距离的我们之间的这堵墙,在几分钟之前感觉就像是不存在一般。
但是,这只是一个错觉。
这堵墙现在确确实实的存在于这里,阻碍着要追赶令子的我。

第四章 完

treelazy 发表于 2016-6-4 00:56:53

无怪不拍成Video,回忆以外没半个骑士

大空_大地 发表于 2016-6-4 12:22:58

前来支持

q1023097223 发表于 2016-6-5 19:30:08

章节还挺多的
页: 1 2 3 [4] 5 6
查看完整版本: 小说 假面骑士drive 马赫传奇 翻译(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