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_FOREVER 发表于 2016-4-21 18:34:16


谢谢翻译

王瑜磊 发表于 2016-4-21 19:02:50

感谢分享

WIN2012 发表于 2016-4-21 20:02:11

感谢翻译

xyzing 发表于 2016-4-21 20:59:54

本帖最后由 xyzing 于 2016-4-21 09:11 PM 编辑

谢谢大家的支持,
乘着最近一周比较空,我尽量多翻点。

另外前面希望翻译凯武的
关于这点凯武我没怎么看过,所以小说也没买。
所以估计我也不会翻译的,对不起了……

废话少说点,放上今天的份吧,第一章的第一节和第二节。

还是要说一句,请不要转载,谢谢


————分割线————————
第一章        诗岛刚要去往何处?
①       
「人可以重生」
这是死党交给我的一句话。
Chase在下定决心成为假面骑士的时候所发的誓,「再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这句话,至今仍在我的心中回荡着。
这家伙一直遵守着这誓言,作为一个假面骑士而生,作为一个假面骑士而死。
正确的来说,我真正理解这句话的含义的时候,或许是在他死的时候。
我又有多少次了,被这句话救了……?

拼命要扑灭所有Roidmude的我,最后居然被身为Roidmude的Chase所拯救,活了下来。
还真是讽刺呐。
制造出Roidmude的是我的父亲,蛮野天十郎。
知道这件事实的我,以扑灭Roidmude为自己的使命,成为假面骑士Mach,打倒了很多Roidmude。

身为Roidmude的Chase当然也是我扑灭的对象。
即使当Chase转生为假面骑士的时候,我也从来没承认过他。也没法对着他变得友善点。
「难道我们就不能成为死党么?」当Chase对着我的面问我的时候,我也只能用否定的答案来回答他。
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他死的时候。
而且是,为了保护我,而牺牲了他自己的生命的时候。
我,在第二次全球冻结的时候……是的,一直在“慢吞吞”的思考着,在停止的时间中所经历的那场后悔。
Chase的死亡,使我对Roidmude的想法有了180度的转变。
包括这一点,这家伙还真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
用姐姐的一句话来比喻的话,「守护神」这个词很恰当。
Chase解决了,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类对于Roidmude的偏见。
还不止这些,他也是使进哥和姐姐互相产生意识的真犯人。
如果没有他,估计现在这两人也不会成为夫妇吧。
我,不仅人生被已经死了的他所拯救,甚至他还给了我家庭的幸福。
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他的存在是如此之大。

还有一个事实,被朋友拯救了性命的经历,这不是第一次。
我的人生。从结果上来说,尽是被家人和朋友所支撑着,正是因为有他们,我才能一直活到现在。
是的,人生不管多少次,什么时候都能重生。
不管多少次,我都要活下去。
这才能报答对帮助了我的人的恩情,也是我活着的意义。

我之所以没有把Signal Chaser还给克里姆,就是要为了证明这一点。
使人类陷入痛苦的Roidmude。
Roidmude的制造者,我的父亲,蛮野。
结果,干尽坏事的Roidmude原来只是蛮野自己的恶意。
正因为我是他的儿子,所以我有着不可不做的使命。
让Roidmude再重生一次。
我要把你们变得像Chase那样,只有善意的Roidmude。让你们“重生”。

为了入国准备,在找护照的的时候,Chase的驾照从手边滑了出来。看着这驾照,至今为止,又多少次了,一直在胸中思考着我的誓言。
Chase的头像还是那样绽放着,那张一点都不适合他的满脸笑容。
刚刚为止,喝着酒吵吵闹闹的坐在后面的乘客,也终于进入了梦境。
从窗外可以看到,朝阳照着画有星条旗的机翼。马上就要到日本了。
把驾照放回钱包的时候,又注意到了另一个死党留给我的非常重要的照片。
伊桑・乌德瓦德。
是在我成为假面骑士之前,在美国认识的死党。
「刚,知道么?你的祖国非常棒!」
脑里回想这伊桑的身影。
「啊……那当然,伊桑。我又会到这里来了」
对着与自己乘坐的飞机几乎是平行线的朝阳,我曾几度按下了快门。


2017年12月24日,圣诞夜。
成田机场充满着年末的喧嚣。
沉浸于喜悦中的久违的亲子。
互相拥抱,又舍不得分别的情侣们。
热闹着向客人作者导游的礼宾服务员。
和今天的天空一样,大家都有着灿烂的笑容。
当我再度按下快门拍着这些光景时,取景器的对面出现了令人怀念的脸孔。
「刚!回来了呢~!」
「我们来接你了!」
两人都是和我一起经历了与Roidmude的战斗的元特状课的伙伴。
追田大叔在那时获得的成果被得到认可,晋级到了搜查一课的警部。
现在每天,都和凶恶的犯罪斗争着。
然后,回到学会的琳娜姐,还是一如既往的继续研究着Roidmude和人形机器人。
「二位,好久不见了!嗯,听说阿究也是要来接我的呀?」
「究太郎的话在车子里看车呢。好像沉浸在什么手游中……居然都不肯过来见你,你说讨不讨厌?」
「还真像他啊」我轻声应了一句。随即,追田大叔和玲娜姐就像是乡下的爷爷奶奶般,见到久违了的孙子一样,热情的带着我到了停车的地方。
当然,这种想法,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口。

曾经看到过的印有特状课的标志的接人用面包车。
「这辆车,真令人怀念啊!」
「对吧?特地为了今天从总部的特殊车辆保管仓库里拉了出来。」
「源八。自满的事就别说了。来,刚君,快上车。」
在应了琳娜姐之后,突然感到身后有视线。有谁在看着我。
但是回头看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
「没什么,感觉有人在看着我」
「你错觉吧,看着你的只有监视录像。」
追田大叔指着的方向的确有一台监视录像。

长时间的飞行累了吧?
确实在飞机上的时候,坐在我后面的乘客连续下了龙舌兰酒的单子。接着随之发起了酒疯。
我对于这点确实让人很不爽,不爽到累透了。但是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

坐在车后坐席上的,是作为作家,去年靠着写自己和Roidmude的交流故事而人气爆发的西城究老师…………不,过然这人还是称他为阿究吧。
「阿究,好久不见」
「等,等等。刚君,还差一点就能结束了」
阿究说着的时候,始终没有抬起头,两眼直盯盯地盯着自己的智能手机的画面上,沉浸在网络游戏中。
「真是一点都没变呢。那么,你就慢慢玩吧」
我说完之后,阿究突然喊道「哇!!又输了!!!」,让坐在旁边的我的心脏在一瞬间停止跳动了。
「像我这样的天才,为什么老是过不了这最后一关!」
「吓死我了—什么嘛,只不过是游戏嘛!话说回来,现在没时间玩游戏吧,大老师?」
琳娜姐的一句话制止住了正想安慰阿究的我。
「这一定存在相性啦!我也挑战了好几次,都没有通关。」
连玲娜姐都在玩这个游戏,让我感到一点惊讶。
和这三人见面,是在两年前发生的幽灵骚动之后的进哥和姐姐的婚礼以来。
由哈雷博士所做的Mach Driver,结果在幽灵骚动的时候,战斗最后被完全破坏了。
果然再怎么说是次世代系统。在克里姆冻结Core・Driber之后,作为再建筑之后的系统的Mach,要持续战斗的话,有点勉强。
即使这样,玲娜姐还是和哈雷博士互相沟通,为了实现克里姆的梦想而继续研究着。
换句话说,就是与我样,要做出只有善意的假面骑士的系统。
一定,日复一日的研究,使她有必要歇一口气。

「对琳娜姐来说,兴趣是有必要的。不然,你就一直会做研究吧?像阿究那样靠着兴趣搞执笔活动来赚钱的是完全不同的吧。」
「我写书可不是为了玩的!」
在阿究感叹的时候,比他更响亮的大叔的声音发话了
「欸!?琳娜老师你也玩这游戏!?」
和在特状课的时候一点都没变。
三人相声开始了。
这三人间的关系,在“喜欢”的前面都可以加“非常”两字了,但老是不肯承认。
令人喜爱的特状课三伙伴。
「这游戏到底流行到什么程度了」
「琳娜老师在玩的话,我也开始玩吧~?怎么说,我,我……想要了解老师的全部啊」
「讨厌啦—这种事你这么明说的嘛?」
嗯?
怎么回事?这种稍微有点令人感觉好好的违和感……?
和在特状课的时候一点都没变。
这样想的我或许搞错了一些东西。
我对坐在旁边的阿究的耳边悄悄地打上了话
「怎么说呢……大叔和琳娜姐,和两年前有点不同」
放弃了游戏,关上手机的阿究,对着久违了的我总算有那么兴趣了,他那招牌的下流的微笑一下子开花了。
「果然能看出来呢~?虽然,我也不是很了解啦,最近,追田叔好像像琳娜姐求婚了,但是琳娜姐的答案还在保留中。」
「欸—————欸!」
飞行的疲惫一下子都没了,从我口中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惊叹。
「喔!喂!喂!什么事?怎么了?刚?」
在副驾驶席的琳娜姐也吃惊的回头看着我。
「啊……没什么……」
我对着这个意想不到飞到耳边的消息,弄得无言以对了。
只明白,要靠着其他事情,吧这尴尬的场面混过去。
「什么嘛!吓我一跳,阿究他啊……怎么说,他既然说出为了看今晚通宵上映的『妈妈公寓』而准备翘掉今天结婚派对回家!」
居然说出了这种谎言。
「什么?」
发出惊叹声的不只是阿究。
大叔和琳娜姐轮流说着像是「居然不去特状课的同僚的结婚派对,真令人无语」之类的话。残酷地喷向阿究。
对着一波接一波的骂声,无法做出任何解释的阿究。我只好拼死合掌,做出「对不起」的姿势来应援他。
一边看着这三人相声,一边脑海里浮现出了从前的特状课的和气蔼蔼的气氛。

然后,我觉得这是件好消息。
追田大叔和琳娜姐的对话已然成为了真正的夫妇相声。

xyzing 发表于 2016-4-22 04:05:02

本帖最后由 xyzing 于 2016-4-23 03:32 PM 编辑

长度超出了帖子的要求,另开一楼=-=

——————分割线————————


这天晚上,街头上的圣诞霓虹灯显得格外耀眼。
「不要再吃上红灯啦,源八!」
「就是。为什么你开车开的这么烂啊!」
「啰嗦,我只不过是作为一个警察在安全开车而已。另外关于这点我可不想被你说啊,究太郎!」
做完准备的我们终于到达了邻接在举办婚礼的地方的旁边的餐厅。
「这里也时隔两年了啊」
使我回想起,手挽手一起登场的新郎新娘。穿着燕尾服的进哥和身穿礼服的姐姐的身影。
是的,在这里,两年前进哥和姐姐举办了婚礼。
「快走吧。大家都差不多到齐了吧」
「快点快点」
被大叔们催促着,我们奔进了餐厅里。

会场的工作人员,迅速的将我们领到了位子前。
看来我们是最后到达的招待客。
调整气息,坐下来之后看了下周围。都是一些见过的脸孔。
进哥以前的搭档早濑明刑事还有驾照中心的职员们。
在演讲台前有点兴奋的本愿寺课长…………哦,是元课长。
然后在主台前坐着的进哥和姐姐。
我一边因为晚到而道歉着,一边为了让他们安心特意的做出笑容。
但是,即使不用意识到做出笑容,我也能自然的笑出来。
完全是因为做在位子上的另一个人。
在主台前的,不只是进哥和姐姐。
在幸福的微笑着的姐姐的怀里,抱着已经一岁了的英志。
小小的手伸向姐姐的脸庞附近玩耍着。说实话,比起新郎新娘,英志对我来说更加耀眼。
第一次见到这英志。有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感动。在打招呼之前,我自然的按下了快门。
根本没有时间考虑该怎么搭话,本愿寺元课长开始了讲演。
「啊,其实为了庆祝这两人的幸福的派对,虽然应该是在正好两年前的今天所举行~」

再一次,我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两年前的结婚典礼上的情景。
回荡着的婚礼钟声。
从教会里走出,享受着大家投来的鲜花的祝福。
正当要迎来高潮的时候,几乎与教会的钟声一起,出席婚礼的警察关系者全员的手机一个接着一个响起来了。
内容全都是,警视厅接到了犯罪预告的通知的联络。
在东京都内几个地方准备的炸弹,将在一个小时之后同时爆炸的声明。
放有炸弹的地方,基本都是演唱会现场,游乐场,学校等等大量人群聚集的地方。
如果,这情报是真的话,后果的严重性可想而知。以特装课为首,立马作出判断的刑警们包括进哥在内,都脱掉了正装前往现场了。
在被预告的地方投入了大量的警力,整个警视厅几乎全员出动来应付这次的事件。
完全扑灭Roidmude之后的事件中,这次是最大的事件。
大规模的避难诱导,让有预告的地方的群众转移到避难所等等,但是,炸弹并没有被发现,结果也没有爆炸。
虽然被认为是一次恶性的恶作剧,但是预告犯巧妙地逃脱了警方的追记,无法得到犯人的具体信息。
因为这件事,原先婚礼之后打算举行的进哥和姐姐的婚礼派对也被迫中止。

之后,晋级到本部搜查一课・特殊犯罪搜查第四系的班长的进哥,忙开花了。
和姐姐的婚姻证明虽然提交了,但是婚礼派对却一直没有举行,就这样过了一年。
从中,姐姐们得知自己肚子里有了新的小生命,就这样,结婚派对的举行又被延期了。
去年的冬天,在过着一点都没有休息的日常的进哥和姐姐的身边,英志诞生了。
每天繁忙到基本没有时间和儿子见面的进哥,一旦看到自己的儿子,就像进哥自己的爸爸般,给予儿子最大的爱。
他和姐姐一起协力,照顾英志的各种辛酸辛苦的事情,都传到身在美国的我这里来了。
虽然和那时候不同,现在,进哥和姐姐为了生命而拼命努力着。
很快,一年又过去了,所以现在又重新举行婚礼派对。在同样的结婚现场。同样12月24日圣诞夜。同时和进哥的生日一起举办了。

「在特状课得到温柔培养的两个人,终于平安的走到了一起~」
本愿寺元课长那看上去很高兴的表情,传递给了会场上所有的人,使得会场上气氛变得很和蔼。
如果那家伙也在这里的话,肯定会说些让人不着边际的祝福的语言让姐姐笑出声吧。
如果,Chase在的话——

在想着的时候,突然之间,灯光消失了。
虽然想到过可能是什么惊喜,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不可能」。
在不明状况之中,不只是谁的手机响起。接着又是一批人的手机响起。
「喂!饶了我吧,难不成又是?」
像是证实我的想法般,和两年前一样,会场到处响起了手机的铃声。
「是停电!」
「看来,是东京都内所有地区」
「古馆北地区发生了火灾!」
「好像是连续放火犯!」
不愧是警察同事聚集的结婚派对,信息来的很快。
不,应该说是像在这样的幸福的地方,能够一点都不犹豫说出让人担心的话,看来也只有警察了。
被幸福所麻痹了的我的脑子,一瞬间热了起来。
可以说是正义感的集合体的招待客们,立马冲出了会场。
作为新郎的进哥将英志交给姐姐,也跟着出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映在跟在后面的我眼里的是,漆黑的夜空里熊熊地燃烧着的火的漩涡。
简直就像是宣布了战争的开始的夜景。


结局,派对还是终止了。
进哥他们开始了搜查。
我对着这如同两年前般的情况完全适应不过来。
况且现在总有着非常糟糕的事情将要发生的感觉。
但即使这样,现在也只能交给警方来解决。
因为我已经不是假面骑士了。
我被进哥所托,开着车子把姐姐和英志带到郊外她们自己的家去。
「真像是在做梦。姐姐居然在东京郊外有新建的一幢户。」
「但是要还35年的利息呢……」
「厉害,真厉害。为了要养活这——么可爱的儿子。利息这东西,对两人来说总归会有办法啦。」
姐姐稍微笑了下。
「长大了呢,刚」
「欸?怎么了?突然间」
「虽然发生了那样的事,居然和我搭这些有的没的。我们的派对又被中止了,为了让我不去在意这件事,勉强和我说这些的吧。」
「胡,胡说!怎么可能。我只是想说英志非常可爱。」
被说中了。
但是,我并不是勉强地和姐姐搭话。
是因为无法想象出婚礼派对两次被中止的新娘的心情吧。

「做出这些坏事的人,我无法原谅」
在全部路灯都熄灭的高速公路跑着时,悠闲着搭话的心情也到了极限。
「暗黑的圣诞夜……」
当姐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让我想起了,作为Mach第一次救了姐姐的那个晚上的瞬间。
是的,现在这个情况和那个晚上非常相似。
三年前的圣诞夜,VoltRoidmude实行了大规模的停电。
那时候的火灾的原因是Volt准备的机器的漏电所导致的。确实像这样的大规模停电,只由人类的力量能来办到么?这样的疑问在我脑海中诞生了。
是相似还是单纯的偶然。
或许是……

这时,姐姐的手机响了,是进哥。
在这漆黑之夜中,另外一件重大事件发生了。
在几个地方的刑务所中,发生了同时脱狱事件。
在得知一个接一个逃狱犯的名字之后,姐姐的脸也越来越沉了。
称自己是宇津木壮,开设了名为审判・时间的复仇网站。使人们陷入恐怖之中的罪犯。真名是浅村诚。
对于女性非常执着,用 尾 行 这种恶性行为使被害人陷入身心疲惫的状态,最后还和Roidmude069进行同步了的异常犯罪者・坂木光一。
和Roidmude融合进化成SwordRoidmude的第一人,拥有着别名・警官杀手的多贺始。
以及,进行了多次强盗事件,最后成为OpenRoidmude,并于杀害泊英介之事有关连的罪犯,根岸逸郎。

「安全起见,多注意一下。」说完了,进哥就切了电话。
在宝宝座椅上的英志安静的睡着。
从照后镜可以看到,触碰着英志的脸的姐姐的手微微颤抖着。
与两年前的结婚派对的终止相比,这次明显不同。
那个时候,当明白预告完全是虚假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甚至连发生的预感和迹象都没有。
但是,这次不同,我的直觉告诉我。
果然这次停电并不是偶然……
在这背后有谁在暗中操纵者。
当我想着的时候,侧后镜看到了一些违和感。
像是冲破这黑夜一般,摩托车的灯光用飞快的速度朝我们冲来。
几辆摩托车“瞬间”超越了我所开着的车,这“瞬间”仿佛就像是重加速般变得很慢,让我看清了那家伙的脸部。
「难道……那家伙也!」
坐在其中一台摩托车的后座上飞去的男人的脸。
下流的卑鄙的像是爬虫类版的笑容。
他就是——杀害进哥的父亲的男人。
不会错的,仁良光秀。

轻浮的笑着的仁良,手中拿着貌似手枪一样的东西。
向着对车道开过来的犯人护送车,开了几枪。
车胎因为中枪,护送车撞向了高速道路的墙壁,发出及其巨大的撞击声的时候。仁良已经跨越了中央隔离带。
从护送车里冲出来的犯人一边发着鬼叫般的声音,一边跟着仁良走了。其他摩托车也同时启动引擎,撤走了。
但是,我却没有看漏。
在离开之时,那家伙故意的朝我看了一眼。
像是对着我说到。

我知道你就在那里。假面骑士。有本事就来抓我吧。
你以为已经结束了么?人类和Roidmude的战斗。

之所以没有追记那摩托车团,是因为我瞬间就明白这件事的危险性。
真是太恐怖了。
刚来这世界不久没有任何防备得外甥。
我要保护的这个存在,必须在这充满狂气的世界之中生存下去。
我看着眼前的黑暗道路。感觉到自己就好像是在如同这道路般一样的黑暗之中无法自拔。
在这之后,道路立马就电灯了。我重新决定了。

不,我要点亮灯光。
在这黑暗之中。

突然,我的手机剧烈的开始震动了。

ycyvincent2 发表于 2016-4-22 20:42:37

感谢大大翻译!

月司之吻 发表于 2016-4-23 11:20:34

感谢翻译,期待下面的剧情,加油!

龙子太郎 发表于 2016-4-23 13:45:16

犀利,感谢楼主了,不用用半桶水的日语看书了

clie 发表于 2016-4-23 17:09:51

感謝樓主辛勞的翻譯,十分期待接下來的章節

另,我對樓主頭像很感興趣呢!

竹渊见雪 发表于 2016-4-23 17:16:15

好评,拜读前辈大作。话说Roidmude是TV版前作里的反面么

xyzing 发表于 2016-4-24 03:28:13

clie 发表于 2016-4-23 05:09 PM
感謝樓主辛勞的翻譯,十分期待接下來的章節

另,我對樓主頭像很感興趣呢!

头像是已绝版的鸟人战队的小说=-=
可以算的上是我手头上最贵的一套小说吧……

xyzing 发表于 2016-4-24 03:29:04

竹渊见雪 发表于 2016-4-23 05:16 PM
好评,拜读前辈大作。话说Roidmude是TV版前作里的反面么

对,drive里面的敌人。

xyzing 发表于 2016-4-24 03:31:01

本帖最后由 xyzing 于 2016-4-26 09:13 PM 编辑

多谢大家的支持。
第一章的最后一节。总算完成第一章的内容了-0-

请勿转载谢谢

————分割线————


12月25日,圣诞节。
到警视厅之后,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做了什么可疑的事情。
导致在正门口的警察走过来要像我问话。
以前的特状课是在离樱田门很远的下町的驾照中心里面。
无论何时都能轻松的到那里去打扰特状课,但是现在本愿寺元课长所在的地方却在这座警视厅里。
不愧是真正的警视厅,有那么一瞬间我被这警官的气势压倒了。
但是,按照本愿寺元课长的话我拿给他看了特殊证件之后立马放过我了。
这警察像我敬了一礼,很有礼貌的帮我带了路。
与在门口完全不同的这待遇,我还以为我会被领到非常豪华的房间,但结果却只是个剑道场。
那位大人到底要我在这道场做什么呢……
像是回答我的质问一样,道场的入口前贴了一张写有一手好字的纸。

到今年结束,这里就作为特殊状况下事件搜查课的房间。   警务部。

「今年结束之前能够解决这件事么?」虽然看到这张纸后,我又产生了一个更大的问题。总之我还是先进入了道场。
「呀~过来了呢。刚君。圣诞快乐!」
熟悉的本愿寺课长的声音传了过来。
然后,进哥,追田大叔,琳娜姐,阿究也坐在那里。
当时的成员集齐了。
剑道场虽然还是道场的样子。但是在这宽阔的地板的中央出,排放着和以前的特状课相同布局的桌子。
本愿寺课长认为这次的事件和过去的Roidmude时间有着关联,所以作为紧急特殊团队,召集了元特状课的成员,立马借了剑道场这块地方。
看来他已经成为比主导警视厅的人事和设备的警务部人事・教养课长兼务还要厉害的人物了。
「终于在特状课有属于我的座位啦~」
追田大叔非常有干劲的说到。随后,本愿寺课长温柔的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让人简单明白的夸张地要了几下头。
「欸————!不是么!?」
「应为你行动力很高嘛。行动力的武器当然是脚力啦,要桌子干什么」
连头都不抬一下的阿究替本愿寺课长补充说道,看来今天他也热衷于游戏。

「泊的拍档现在休产假中,所以由我来暂定复归。请多关照啦,刚君」
说这话的是早濑刑事。
他与进哥一样回到了特殊犯罪课。但这也是多亏了本愿寺课长的安排吧。本愿寺课长到底影响力有多大呢,不得不让人佩服。
「这桌子原来是早濑刑事的桌子呢」
「是啊,但是,虽说是复归,但是我的工作基本是交涉啦。希望能用这张嘴为大家出分力。努力啦」
过去他所负的伤,现在基本痊愈了,但是要回归现场据说还是很难。
但是他作为搜查员的资质却非常的棒,在这里所有的人都明白这一点。
「别太勉强了,早濑」
「这是我要说的」
用笑容交流着的进哥和早濑刑事立马就有种名组合回复的感觉。
这两人的举动,让整个剑道场都充斥让人欣慰一笑的氛围,但是却因为一个人的存在彻底没了。
「你,你……」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这反应我已经习惯了,我不是你们所认识的Chase。我名字交狩野洸一。」
他把警擦手册给我看了下,像是Chase的狩野说道。
我一瞬间头脑一片空白,无法理解现在的这种状况。
「这家伙是交通机动队骑白色摩托的警察,是我拜托他让他参与我们这次的行动。放心,这家话既是我朋友也是一名优秀的警官。」
进个对着头脑一片空白的我进行了说明。
「狩野,刚的辅助就拜托了」
总之,我先忘记关于狩野的事,接了进哥的话。
「进哥,我只是个普通老百姓啊」
「虽说是这样。但是刚君,你可是元假面骑士」
为我说明的是本愿寺课长。
本愿寺课长交给了我一份手册。
「作为特状课的特邀的搜查员通行证。这一连串的事件中,我认为和以前的Roidmude犯罪有着极大的关联。因此,关于这次事件。我将赋予你正式的搜查权。请一定要协助我们。」

剑道场。特状科复活。早濑刑事。像Chase的男人。以及特状课搜查员通行证。
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有太多的信息涌入了我的脑海,我情不自禁的用进哥的口吻来勉强总结现在的情况。
「……明,明白了。我还是放弃考虑了。」
在这时,狩野轻轻的说了句。
「说实话,作为我来说,和一个平民携手让我很没干劲。但是,既然听从命令是我们警察的规则,那也没办法了。」
狩野的这句话。简直就是泼我冷水,贬低着我。
但是,听完他这句话,我大声笑了出来。
「这个转牛角尖的劲儿。原来如此。你果然是Chase的——」
「复制原本,对吧?这吐槽我也习惯了」
因为我的笑声,使一直在打游戏的阿究的视线移开了手机。
「这不是Cha,Cha,Cha,Cha,Chase君么~!为什么~!」
「这话题已经完结了啦!」
元特状科的成员齐声说道。
「总之,全员介绍完毕。那么开始搜查会议吧,小泊,拜托啦。」
被本愿寺课长催促着,进哥用白板对昨晚的事件的经过进行了整理。
看来这事件,比我想象的还要深,还要糟。

包括仁良在内的集团脱狱所引起的大停电的晚上。
同时网络上自称是「拷贝猫・X先生」的蒙面人物上传了犯罪预告的视频。
警察方面,看着这视频,很快就想到了这蒙面人物的正体。
西堀光也。
西堀光也原本是犯罪心理学者。
研究凶恶犯罪,采访刑务所等等,来理解犯罪者的真正的心里想法。
在这个过程中,西堀光也自己变成了一个犯罪者。
像是说着,如果自己不成为犯罪者,那么就无法理解犯罪心理一般。
西堀做了好几件模仿犯罪。
被进哥逮捕的日期,正好是全球冻结的那天。
西堀诱拐了女性电台主持人并监禁起来,上传了要救赎金的视频。
这此事件,他巧妙模仿了当时进哥正在追踪的被称为新阴影的反 政 府组织的手法
在新阴影被捣毁的现在,和他们一样手法,公开视频,进行犯罪预告。也就是说对着警察进行挑衅「我就是西堀」般。
然后,西堀与Roidmude也有接点。
在西堀逮捕前,他被Roidmude005复制了他的样子和记忆。
复制了西堀的005,又再次以终极鲁邦的名称诱拐了社长的女儿。
这次的模仿犯罪,是因为005所复制的西堀对泊进之介的强烈的复仇心所导致的结果。
虽然005被Drive打倒了,但是在监狱中的西堀本人的复仇心却至今都没有消失。
在集团脱狱的数小时前,收容中的西堀也从牢房中不见踪影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想烟一样消失了。
这一连串事件的主犯被认为一定是西堀。
这就是警方的见解。

看着由犯人上传的视频,我,不,是这里的所有人产生了一丝战栗感。
画面里,是披着金色头蓬,带着像是莫艾伊像的面具的人。
这面具像极了以前平板中作为数据生命体的蛮野天十郎的拟人网络面容。蒙面男所使用的名字,也是蛮野让我们陷入陷阱是所使用的假名,而我就是他第一号。
简直让人想吐的厌恶感。
使我想起了在于Roidmude的战斗中,也是我精神上最痛苦的时期,感到我体内所有的血液都翻滚了一遍。
模仿者蛮野的蒙面男,用枪指着被绑在椅子上的女性,让她代读了犯罪声明。
「这位女性在几天前就行踪不明了,是住在衫并区的女大学生,三神沙耶。也就是说,在西堀脱狱前,她就被谁拐走了的可能性很高。」
进哥说明着,无论是谁都皱起了眉头。

「来吧……猜谜的时间到了。圣诞夜的夜晚。仪式的开始。机械生命体。有着共鸣的五位同志。这是谁~呢」
视频在这里结束。
猜谜方式的预告文,但是显而易见,现在才来考虑这道题的答案已经为时过晚。
「浅村,坂木,多贺,根岸,以及仁良。这道谜题的答案已近出来了」
确实,这是预告着和Roidmude有着关联的仁良他们五人囚犯。

「用猜谜方式进行预告,还真是烂到家了」
无法压抑着怒火,终于从嘴边溜出了不文明的单词。
我们在和Roidmude的战斗中明白了。
真正的恶意是来自人类之中。
在我的心理,Roidmude这单词再一次有了意思。
作为Roidmude开发者的儿子的诅咒,再一次使我的内心感到沉重。

「嗯?这猜谜的文面——好像在哪……」
正说着的阿究,好像注意到别的什么,突然间「啊!」的叫出了声。
「就在刚才,网络上又有新的预告视频了!」
阿究敲打着电脑的键盘,将网络视频投放到了大屏幕上。
屏幕上是被枪指着的沙耶的特写。
「来吧,猜谜的时间到了」
沙耶同前面一次一样,一边胆怯着,一边读着预告文。
「童谣。哨子。特报。没有崩塌的伦敦桥。这,是哪~里呢?时间限制是一小时。」
到这里,视频播放结束。
这家伙,已经完全朝着我们进行挑战了。
向着和Roidmude战斗过的我们。
我又想起了昨晚仁良的视线。这次我深深地呼吸着,是自己的心冷静下来。

「又是猜谜!搞什么玩笑!!」
发怒着的追田大叔敲打着桌子。
「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吧源八。现在的关键是解迷。」
「琳娜姐说的对。一定要防止市民出现受害的事情。」
进哥又一次播放了视频。听着预告文轻说了一句「想通了」

这些关键字都是指过去ScooperRoidmude所做的连续崩落事件。这点我也明白。
但是,接下来是那幢建筑会崩坏呢。
「没有崩塌的伦敦桥。也就是说过去的事件中被我们阻止的地方。」
「国际运动体育馆!」
叫出声的阿究迅速上网检索着。
「现在赞助商改变了,名字也改成猎户座综合体育馆。今天有少年足球大会。大约3000人聚集着。」
在说明结束之前,大家都以做完了出动的准备。
「特状课,出动——!!」
原来如此,太适合这道场了。
在特状课这里,回响着气势十足的本愿寺课长的命令。

第一章 完

wizard715 发表于 2016-4-26 11:51:32

感谢大大翻译

xyzing 发表于 2016-4-26 21:07:03

本帖最后由 xyzing 于 2016-4-26 11:10 PM 编辑

哦,对不起,开始忙起来了。
比起上星期,估计翻译的速度会慢很多。
我尽力每天翻一小节。

希望大家能互相体谅下。

——————分割线——————

第2章 怪物的孩子会道出什么?


在我的眼前,体育馆的坐席发出巨响逐渐崩毁了。
虽然人类已经全都避难了,但是随着巨响而发出悲鸣的样子可想而知。
就像不存在于这世上的崩坏。
人类已经经历了昨晚的大规模的停电。
目睹了这次大爆发的人类,又使他们的恐怖心增加了不少。
这些情形全都作为映像资料收录下来。
待会儿只要放到网上就行了。
而你们认为那时候我会在网络上留下我的足迹么?
我可不会这么蠢。

人类绝对找不到我所在的地方。
越是找我,我越是会变得越远。想要摸到我,我也会从你们的指缝中溜走。
但是,我却能看着你们人类。
无论何时,何地,我都能用手捏到你们般看着你们。
现在的世界,能个监视你们人类的方法到处都是。
监视录像。电脑。以及手机。
这些全都在网络的管理下,而网络却又是惊人的不堪一击。
我可以逃到任何地方,又可以现身在任何地方。
我很自由。
我,无论何时都可以出现在假面骑士的面前。
无论何时都能像吹灭蜡烛般,夺走你们假面骑士的性命。
但是,我现在却很享受着现在的过程。
如果一瞬间就灭了你们,太不值得了。不如说是根本就满足不了我的复仇心。

总之现在,只要监视着你们,对着你们耳边进行催眠,然后操纵你们。


12月26日。
在警视厅・特状课,聚集了和昨天一样的成员。
体育馆崩坏的情况在相同时间,题为「特报激拍」的映像在网络上传开了。
虽然是照片和映像的不同,但是这事件肯定是模仿了Scooper的事件。
以前ScooperRoidmude和人类缔结,破坏建筑物。
只要触摸着建筑物的照片,就能破坏巨大物体的让人可怕的能力,震撼了当时的世间。
这次同Scooper一样,破坏相同的建筑物。

少年足球的比赛被紧急中止,全部人员在爆发之前得以避难。
但是,寻找炸药的时间却没有了。
总算在时间以内让所有人完成避难的瞬间。
如同预告,随着轰声一响,体育馆的坐席崩塌了。
我们只能懊恼着,看着冲天的火柱和飞散的尘埃。
阿究虽然确认了监视录像,但是因为人群涌动太激烈,而找不到像是犯人的人。
但是,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这破坏本身,只不过是人类模仿Roidmude的特殊能力来实行的。
根据现场鉴证的结果,崩塌的原因是支撑着体育馆的柱子被绑上了炸弹。
对于建筑结构非常精通的人和这件事有关联的可能性很高。
况且,制造炸弹也需要特殊技术。
然后,还需要拍下影像投到网上的人。
这事件,除了西堀和脱狱犯之外,有可能还有其他的共谋者。

当时,和ScooperRoidmude共谋的摄影师・久坂俊介现在正在服役中。
进哥根据他听取的结果,久坂现在很懊悔过去所犯下的罪过。
据说他和他的既是友人,又是报道圈搭档的高杉有着一个约定,为了要再一次回归摄影师的职位,现在为出狱而努力着。
这是他对于这次事件的些许回报。

追田大叔的怒气比起昨天还要厉害。
「西堀那混蛋……到底躲在哪里了!」
他拿起排在剑道场里的其中一根竹刀,对着带着防具的人偶的面,用怒气狠狠的打了它一下。
和Roidmude有着深深关联的囚犯们在脱狱之后,马上就有了模仿Roidmude事件的爆破。
这完全可以理解为对特状课和假面骑士的一种挑战。
虽然已接到预告,但是犯罪还是顺顺利利的被实行了。对于敌人的焦躁感已经充满了特状课的房间。
就像是嘲笑这焦躁感般,从阿究那里又得知新的预告被上传了。
「来了!来了!这次也是这个女孩呢」
在同样的地方,X先生把枪对着沙耶,让她代读X先生自己的要求。
「到现在为止,我们所实行的事件,都不是单纯的犯罪。是圣神的仪式。仪式还只是刚刚开始,还要继续下去。直到约定的时间到来为止。接下来是猜谜时间……」
这次与之前的映像不同,在说完之后,沙耶叫了声「快来救我!!」
这叫声,和她代读犯人声明的声音完全不同,发自内心的声音。
但是,接下来的瞬间——「嗙!」的一声爆发音,没有预兆的响起来了。
从X的枪口飘起了一缕灰色的硝烟。而沙耶的身体拖着一条红色的尾巴,被拉出了镜头。
不管是谁都发出了「啊……」的叹息声,还有惊讶的表情。
「既然……杀了人质」
从我的口中不自禁的说出了这句话。
接着进哥压抑着他的感情说到。
「西堀光也到现在为止还没杀过人。但是这次……轻而易举的夺走了一条命。他的复仇心与之前相比,已经膨胀到无法估量了。太丑陋扭曲了……」

从体育馆的崩塌也可以看出,这次的犯人根本不拿人命当回事。
一定要阻止下一个牺牲者的出现。
但是这预告录像的发信源因为经过了好几个海外路由,不能特定出他的位置。
在录像中也发现不了什么能个确定场所的暗示。
虽然分析了以前的和Roidmude有关联的事件,但是这次的事件不是按照时间序列来实行的,并且当时的主犯Roidmude的复制原本不是死亡就是失踪的例子也很多,要预测接下来的事件很困难。
「到处碰壁呢……」
特状课充满了至今没有的且丧的空气。
居然只能看着这样大胆的事件被实行,却一点线索都抓不到……
确实,与Roidmude战斗中,已成为腰带型的DriveSystem的开发者,克里姆的意义非常大。
他成为所有ShiftCar的司令塔,有着察觉Roidmude的出现或者事件的发生等等的能力。比起现在来说,那时候的效率要高很多。
一旦掌握了Roidmude的正体,特状课的成员们用自己的力量把事件的点和点链接起来,成为一条线。
但是,这次的犯人,连他的尾巴都摸不到。

没有办法,Roidmude在两年前就被扑灭了。
克里姆已经不在了。
况且,这次的事件是由人类之手所实行的。
所以,同样的,由人类之手可以来解决。
有什么线索?
链接人类和Roidmude的接点。链接西堀光也和Roidmude的接点——
西堀……对了!
「我,稍微出去一下」
比起昨晚告诉道路的灯光,这次的光芒显得非常渺小。
但是我只能跨出这一步了。
我用力的拉开了剑道场的门。


被透明板隔成两部分的房间非常安静,使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脏的扑通扑通声。
坐在这里,会让人陷入一种不知道谁才是被询问的人的错觉。
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看守带着一位女性来到了我的面前。

西堀令子。
她是曾经利用过我的犯人,也是西堀光也的女儿。
引出我心中的黑暗的SeekerRoidmude的事件,已经过了两年半。
西堀令子入手了关于假面骑士的我的家人的情报,并且看穿了我心中的黑暗。
她与Seeker的融合进化,使我一直想尽办法隐藏着的,我爸爸是Roidmude的开发者这一黑暗的事实,暴露了出来。
这次,与她见面意味着什么,对我来说很清楚。
又一次要把我心中的黑暗给暴露出来。
如果不是这样,对方什么都不会告诉我。
那么我就暴露给你看吧。
不管是什么。全部。

令子看到我的时候,鼓着腮子对我说话了。
「难道是你?一直在监视着我?」
我对这问题摸不着方向。
「你在说什么?」
「算了,不说了。那么,有什么事?该不会是现在才来说我骗了你什么的抱怨话吧?」
「我姐姐重要的结婚披露宴被中止了」
「哈?和我没有一点关系吧?」
嘲笑着的令子,好像很没兴趣似对着看守说到「面会结束了」,站了起来。
但是,她没有对“姐姐”这一个单词产生疑问的表情。
也就是说,她还记得我的事。
「喂,等等!你也参与了吧?这次让人不爽的模仿犯罪!」
「……模仿犯罪?」
「是的,拷贝猫。这次事件是你父亲——」
「诗岛刚,是叫这名字的吧?」
打断了我的话,令子继续着冷笑。
「从那时候起你就没什么成长。还是那个易怒的小屁孩嘛」
「即便这样,最近我还是被表扬比起以前长大了呢的」
「被谁?啊,你最喜欢的姐姐吧。这还不是说明你是姐控嘛」
「你说什么……」
「看吧,生气了!看来你挺高兴呢,被姐姐表扬了这件事。哈~我还真是亏了,那个时候虽然借了Roidmude的力量,看来也许根本没必要。对付你,就算没有它们你也会随便生气自灭的呢」
「看我不杀了你!!!」
咚!的一声,我一拳打上了透明板。威慑着令子。
我的心里被各种各样的情绪给打乱了。
我并不是应为自己被侮辱了而感到愤怒。
而是因为姐姐被侮辱了。
以及,他轻易说出Roidmude这个单词。
这次的时间由于和Roidmude的事件极其相似,所以这个单词使我不得不想起他们的开发者,我的父亲,蛮野。
「给我住手!」
看守的注意并不是对着令子,而是对着我。
「话说回来,Roidmude也正因为没用所以才全灭的吧。」
「你给我住嘴!」
而且,她侮辱着的Roidmude,也使我想到了Chase。
在这样的场景下,令子更加放肆的大笑着。
那张脸,比起刚见面的时候,现在有了几分生气。
我和令子对视着。
虽然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但是在这期间中,我肯定好几次敲打了这块透明的墙壁。
「到此为止!你也给我回房!」
看守带着令子走出了见面室,面会结束了。
结果我还是同前面一次样,被令子玩弄了。
感情被操纵着,愤怒的感情被完全拉了出来导致自己没有达成任何一个目的。
有着各种各样的自卑心的我被说着也就算了,连没有任何过错的姐姐也不说了。使我非常火大。
告别父亲・蛮野,想要克服自己是怪物的儿子这一劣等感,但是好像还不太可能。
无法否认,愤怒和憎恶的感情从心底涌了上来。
不,这样下去不行。
我应该也能改变自己。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Chase最后的身影,以及在美国的那件事——被残忍杀害的那家伙死的时候的脸。
「Chase,伊桑……」
在刑务所前气馁地走着的我自言自语的时候,被叫住了。
「有什么收获没?」
从停着的特状课的面包车里传来的声音。
面包车的侧门被完全打开着。
从后座位上把脚伸到外面来坐着的狩野,一边摘下墨镜一边看着我。
「……跟踪我了吧」
「应该说过了。支援你是我的任务。」
「确实呢」
「从你的脸看来,没有收获吧。虽然很佩服你出发点非常好。」
「哈?」
「这关东中央刑务所有两个区域。一个是关着被判了无期徒刑的犯人的I区域。另一个是关着女囚犯的W区域。两天前,脱狱成功的都是和Roidmude有着关联的囚犯。在这个刑务所的I区域的西堀光也也不例外。但是……,在同样地方的女儿却没逃走……这是为什么?」
「原来如此」
我听着狩野的推理,靠着直觉来到这里的我感到有一点羞愧。
但是,狩野调查了过去的记录,我为什么来了这里他也很清楚。
「看来被西堀的女儿玩的很惨呢」
「啰嗦,这和你有什么关——」
「该走了」
打断我的话,狩野钻进了面包车里。
「走?到哪里?」
「现场。犯人又上传了新的预告视频」

页: 1 [2] 3 4 5 6
查看完整版本: 小说 假面骑士drive 马赫传奇 翻译(更新完毕)